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终章 皆大欢喜
  婚礼举办真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张罗了好久,先是【无限进化】买房,后来是【无限进化】找酒店,选新娘衣服。衣服的【无限进化】款式就选成了中国古代风了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林月如他们那里的【无限进化】款式——毕竟这“未来式”的【无限进化】地球衣物所有人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很习惯,时代变化了,大家穿的【无限进化】都是【无限进化】古古怪怪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还是【无限进化】中国古风的【无限进化】,所有人都能接受——而且就算在后现代,大家也不会感觉过于怪异,只感觉是【无限进化】一处复古的【无限进化】婚礼。

  迎娶新娘这天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早早的【无限进化】,陈思就在帮林月如梳妆打扮了。

  一边用木梳给林月如的【无限进化】长发一遍遍打理着,两人一边聊着天。

  “陈思姐,你上次跟我讲到了最后你们融合在一起,成为了混沌之中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光球,最后怎么样了?”陈思和林月如两人关系很好,似乎女孩子都能和陈思处的【无限进化】很好,她身上那种英姿飒爽的【无限进化】味道,非常吸引女孩。

  枝枝如此,林月如也是【无限进化】如此——至于年龄?因为时间的【无限进化】混乱,早就记不清了,不过按照两人第一次见面的【无限进化】时间来算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陈思是【无限进化】大一些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两人两个月的【无限进化】时间,就成了非常要好的【无限进化】朋友,枝枝还曾经开玩笑说让两人义结金兰,然后让陈思也嫁给李青算了,大被同床,三人同塌而眠。

  虽然是【无限进化】玩笑话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也显示出两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关系亲密。

  这两个月的【无限进化】时间,两人在一起陈思就时不时的【无限进化】跟林月如讲至高天和天庭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。一点一点,细节娓娓道来,因为她一直在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之内,所以一切都知晓。而林月如在仙剑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,并不知道外面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
  数千年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讲了两个月,终于讲到了最后。

  “最后,大家和天道的【无限进化】意志共融了,第一意志,第二意志,第三意志,融合成了一个非常怪异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。让秩序不再变得那么自我,自由也不再是【无限进化】完全的【无限进化】无拘无束,平衡也会更加重要。最后融合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个光球,因为是【无限进化】六道和天道的【无限进化】对抗,六道的【无限进化】主导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,所以那东西只有李青可以真正的【无限进化】主导它,所以世界再次生成。我们又回归了以前的【无限进化】模样,那光球就隐藏在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之内,被他故意的【无限进化】遗忘了。”

  “遗忘了?”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,或者说,被他搁置在自己身上了。不不不,应该说,光球才是【无限进化】他,但这个是【无限进化】他想要的【无限进化】自己。”

  “想到的【无限进化】自己?”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才是【无限进化】本身的【无限进化】他。他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很务实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愿望大概就是【无限进化】现在这样,亲人朋友,大家都在一起,快快乐乐的【无限进化】生活。”

  “思姐喜欢他吗?”

  “谁呀?”陈思装傻。

  “我不介意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林月如略微有些真诚,“有可能你们之间生死与共,早就超过了爱情,我有些心生向往。”

  “先做好你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吧,我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往后再说。”陈思有些尴尬,但也没有明确的【无限进化】拒绝。

  这让林月如笑了笑,故意岔开了话题:“那最后的【无限进化】光球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呢?另一种天道吗?”

  “不不,比天道更加厉害,用语言我不知道怎样解释它的【无限进化】存在。应该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种超越一切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吧,因为融合了天道——所以它超越了,地,物质,能量甚至规则。因为有平衡的【无限进化】存在,他阴阳共融,坚不可摧,又可说是【无限进化】无限大,也可说是【无限进化】无限小。因为自由意志的【无限进化】存在,它永恒的【无限进化】超越所有生灵,甚至永恒超越想象之外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。”

  “我跟你解释过外天吧?外天也在光球之中,也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所有生命,包括我们此刻想象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,精神上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思想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梦境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也都在光球之内。它超越一切,物质、精神,超越所有形象存在和抽象存在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超越一切存在和不存在,是【无限进化】真正的【无限进化】超脱之物。”

  “我无法给它定义,因为它已经超越了定义。”

  “好深奥。”林月如眨巴了下眼睛,“那你们超脱了吗?”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,所有在光球之内的【无限进化】,都是【无限进化】光球的【无限进化】一部分,李青是【无限进化】最大的【无限进化】那块,算是【无限进化】半个主宰。”

  “那我岂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距离你们很遥远?”

  “不不不,我们就?我们,李青也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?”陈思给林月如梳理好了头发,拿来了镜子,“来,看看,漂亮不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傻丫头,今天是【无限进化】大喜的【无限进化】日子,不要想太多,一会迎亲的【无限进化】就要到了。”

  ……

  此时迎亲的【无限进化】队伍,已经开始出发了,一路上敲锣打鼓的【无限进化】。很多很多人,张勤梁带着头,一路嚎叫,状若疯狂。

  而后面跟着的【无限进化】人里,大部分都是【无限进化】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子孙后代——这么多年过去了,有些人根本不认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祖宗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因为张全蛋的【无限进化】存在,因为申如意的【无限进化】存在,他们此刻都被聚拢了过来。

  当然,除了他们,还有一些其他的【无限进化】人都过来了。

  “这孩子脑子有问题。”钱道人也跟在迎亲的【无限进化】队伍里,她看着张勤梁,冲着旁边的【无限进化】道士点了点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脑袋。

  “嗯,多少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有问题的【无限进化】!不过我感觉更大的【无限进化】问题是【无限进化】,迎亲队伍里还有和尚,和尚还能迎亲的【无限进化】吗?怎么看怎么怪。”道士转头看向了达摩,达摩脸色不动,一句——“阿弥陀佛”后,表示不理道士,引得兵者还有魔头甚至旁边的【无限进化】张三丰等人都笑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婚礼的【无限进化】过程很顺利,砸门的【无限进化】过程是【无限进化】张勤梁和丁坤两人一手包办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迎亲之后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传统的【无限进化】去酒店的【无限进化】项目。酒店是【无限进化】申如意的【无限进化】产业,“同心大酒店”之内,迎亲队伍到了后,婚礼开始进行。

  不过仪式刚刚开始,这边司仪刚准备开口,那边门口就出现了一个人把他的【无限进化】话语打断了。

  “今天的【无限进化】婚礼,司仪我来做吧?”门口一个风轻云淡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,音量虽小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吸引了所有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注意。

  大家回头看去,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袍的【无限进化】身影,正一脸的【无限进化】微笑,阳光清洁。

  “哈哈哈,李轻水!”正在做伴郎的【无限进化】张勤梁从高台上跳了下来。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我,还有我的【无限进化】朋友,我叫来一起来凑热闹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李轻水指了指自己身边,那是【无限进化】刘畅、贺枝枝、小静还有雷老虎等人。

  他们在第四场任务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都见过。

  想不到都一起带来了!

  李青看到这些人,非常亲切,第四场是【无限进化】他最艰难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场任务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收获最大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场任务。也是【无限进化】从那次开始,一切都有了变化。

  不过一路风雨,所有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些,曾经经历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幕幕,一路的【无限进化】危险和坎坷,现在收获了那么多那么多,亲人朋友和幸福,一切都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么的【无限进化】值得。

  “来来,都来都来。人多了才热闹!”李青也挂着微笑,从台上跳下来招呼着李轻水和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朋友上了台,“能让李大拿主持婚礼,估计全世界都没人有这个福分,快上来!”

  “那我今天就抢了司仪的【无限进化】饭碗了。”李轻水上台之后,微笑的【无限进化】对司仪告了个饶,随后大声道:“咳,我宣布啊!”

  “我宣布了啊!”

  “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婚礼,还有大家共同的【无限进化】生活!”

  “现在!”

  “开始!”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