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九章 双方
  功法影响人心智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李青先前就有感受——比如张勤梁学习《怒火心经》之后性格越来越洒脱,别说功法,其实先前基因改造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他就受到了魔鬼苔的【无限进化】影响变得非常暴戾,不过修炼了功法之后,反倒让这种暴戾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宣泄了出去。

  李青不是【无限进化】特别在乎枝枝杀人,毕竟说真的【无限进化】,他也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好人——去用道德标兵的【无限进化】要求去说教别人他感觉没这个必要。当然,观点上他还是【无限进化】同意没必要杀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就不必动手去杀。毕竟众人只是【无限进化】死亡空间里面的【无限进化】试炼者,这方世界不管是【无限进化】真实还是【无限进化】虚假的【无限进化】,迷失在里面,或者沦为一个杀人魔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好事情。

  而且死亡空间所造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,李青越来越感觉每个世界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么简单了——就算不是【无限进化】真实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,也绝对不能说它是【无限进化】虚幻的【无限进化】,亦真亦假,不然李青也不会跟林月如有回头之约定。

  陈思跟枝枝生气的【无限进化】真正原因李青也能猜测得到——她并不是【无限进化】真的【无限进化】在说教责怪,更多的【无限进化】应该仍旧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种担忧,和李青一样的【无限进化】担忧,以前的【无限进化】枝枝心地要比现在善良不少,这处处透着诡异的【无限进化】功法,似乎真的【无限进化】能改变她的【无限进化】心神,厉害是【无限进化】厉害了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真的【无限进化】怕她这么修炼下去,会迷失了自己。

  从她选择这套功法开始,李青就感觉不对劲,现在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【无限进化】过去,双方的【无限进化】接触越多,那种怪异的【无限进化】感觉就愈演愈烈。

  走进宅邸,李青听到后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两人仍旧在怄气——丁坤夹在中间想劝架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他比陈思更不善言辞十倍,根本不知道说什么,就站在那里如同一个大木桩子一般傻愣愣的【无限进化】夹在俩人中间。

  不去管身后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李青相信以众人这么多年来生死与共的【无限进化】感情来讲,枝枝不管心神变成了什么样子,只要没有彻底迷失,那就肯定还是【无限进化】一家人——就好像老张再暴戾,也都是【无限进化】针对的【无限进化】外面,如果真的【无限进化】有一天他控制不住自己了,那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连灵魂都一起丢掉了,和活死人无疑——否则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不管他变成什么样,都是【无限进化】以小队利益为绝对核心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那俩人,吵,就由他们吵吧——大不了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心和面不和的【无限进化】冷战几天,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大事。

  进入府邸之中,刚躺床上准备睡觉,李青就听到了城内出现警钟的【无限进化】声响,城主死掉是【无限进化】城内最大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被人发现之后,外面肯定闹翻了天,不过这不管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李青翻了个身,继续入眠。

  第二天李青是【无限进化】听到侍女的【无限进化】脚步声醒来的【无限进化】,希尔子爵招待的【无限进化】很周到,贵族的【无限进化】生活也很舒适——李青一醒来,侍女听到动静就敲门进来,然后端入热水服侍李青洗漱,一番打点之后,一出门来到大厅内就看到了希尔子爵送走了一个来客人——那人看起来是【无限进化】城内的【无限进化】军官,应该是【无限进化】城防队长之类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“昨夜恶魔竟然潜入城中,把老城主给杀死了。而且在老城主死亡之后的【无限进化】后半夜,他全家男女老幼无一幸免。”子爵说话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试探性的【无限进化】看了一眼李青——他知道,昨天晚上,其实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等人去的【无限进化】老城主家中,战乱时代谁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傻子,恶魔如果能悄无声息的【无限进化】潜进城池杀掉城主,那他们就能悄无声息的【无限进化】潜进城里杀掉任何人,那这城池根本屹立不了这么多年。

  很明显,昨天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极有可能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等人做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当然,有时候猜,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会是【无限进化】,承不承认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另外一回事——猜得到,说明极有可能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如果承认了,那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你了。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吗?看来恶魔真是【无限进化】猖獗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我昨天没有嗅到恶魔的【无限进化】气息,也许是【无限进化】老城主家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仇人做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件事?你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说他们一直不受人喜欢。”李青笑了笑,直接把包袱丢给了希尔子爵,“所以这种事情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不要胡乱猜测的【无限进化】好,在盖棺定论之前,乱说话总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太好的【无限进化】。你看看,城中就只有两家贵族,伯爵死了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那城池自然只能转交给子爵管理,如果我是【无限进化】你,我肯定没那个闲工夫在这猜测那些无法改变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而是【无限进化】接管城防军队,以及经济帐薄,才是【无限进化】第一要紧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。”

  李青笑了笑,看得希尔子爵有些晃神。

  三秒钟之后。

  “谢谢魔法师大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提点。”说完这句话,转身离开了府邸。

  而李青也陷入了深思——先杀掉老城主,最后全家男女老幼一个都没放过,这事儿肯定是【无限进化】枝枝于的【无限进化】,而且李青也能猜测得到原因。昨晚陈思两人吵架,枝枝被说教一通之后自然气不过,她虽然脾性已改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绝对不会跟陈思动手,就又返回了老城主家去泄愤——“你越不要我于什么事情,我就越要于”大概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这种心理。

  “唉。”李青想到这里之后,叹了口气,出了院落之外。

  外面张勤梁正一脸窘相的【无限进化】站在那里——大概是【无限进化】昨天嫖了没给钱,脸面上挂不住,正在那不知道郁闷着什么。

  “哟,老张,早啊。”李青出声调侃道。

  “早个屁,昨天晚上被人好一顿侮辱……”老张挠了挠头,“我说摹疚尴藿裤们这些人,还有老丁,你俩简直是【无限进化】太不仗义了,这么坑我。昨天让那女人还有酒馆老板好一顿侮辱,我理亏也没办法,最后不得不叫来克里斯给付的【无限进化】账……丢人丢到姥姥家了,赶紧赶紧走,这城我呆不下去了,我们去王城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听了老张的【无限进化】遭遇之后,李青和丁坤一个对视,双方心有灵犀的【无限进化】笑了笑。

  老站这边尴尬,陈思和枝枝那边一人一边谁都不说话,李青也不劝她们,只说了一句该走人了之后,就率先离开了。

  既然打探到了其他两个神殿的【无限进化】消息,那极北城就没什么好留恋的【无限进化】了。众人的【无限进化】队伍不需要马车,也不要马匹,以小队现在的【无限进化】速度随便加个速都要比马匹快了数倍,而且也不需要收拾东西,只身过来,只身离开,带着装备就可以了。

  李青离开之前并没有跟克里斯告别,双方应该不会再相遇——毕竟萍水相逢,而且李青也帮了他不少忙。最起码来说,他如果没有遇到李青小队,人十有**就要在路上被恶魔杀掉,而之后李青小队做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也都是【无限进化】对他有利的【无限进化】,不亏不欠,来的【无限进化】快,走的【无限进化】利落。

  虽然没有通行令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离开城池对小队来说毫无难度,大早晨直接离开,还能赶路。从这里到王城那边,还有一千多公里的【无限进化】路程,一天就算赶路数百公里,也得个两三天。

  极北之地太寒冷,出了城市就是【无限进化】风雪,赶路几十公里才能见到一个村庄。

  路途之上,唯有李青和陈思有飞行能力,而且他们的【无限进化】速度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最快的【无限进化】两个,走在队伍的【无限进化】最前头——一个御剑飞行,另一个架风前行。

  半空之中,李青靠拢了陈思,他感觉双方应该谈一谈了。

  “枝枝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小女孩了,四十年了,虽然对别人来讲,四十年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瞬间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对我们这些进入时间房子的【无限进化】人来说,四十年,那就是【无限进化】真的【无限进化】过去了四十年。”李青想了下措辞,“四十年前,她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小女孩,她把你当大姐姐,她的【无限进化】心智虽然非常成熟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同样的【无限进化】,也非常容易依赖别人,她的【无限进化】依赖点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你。”

  “现在呢?”

  “现在你们都是【无限进化】女人,你六十多岁,她也接近六十了。”李青用了一种女人很难接受的【无限进化】说法说出了这个数字,“所以,她不需要依赖别人了,她仍旧拿你当亲姐姐,是【无限进化】最亲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十几岁小女孩眼中的【无限进化】姐姐,和五十多岁女人眼中的【无限进化】姐姐,是【无限进化】不一样的【无限进化】,有时候人要适应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新位置。”

  “那你的【无限进化】意思是【无限进化】,我错了?”陈思看向了李青,“就应该让她乱杀人,不管她?”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,管教只会适得其反,从她选择修炼那套功法开始,她就已经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以前的【无限进化】枝枝了,以后,这种改变应该会越来越深刻,我不希望你们两个之间感情破裂。”李青深吸了一口气,“既然来到了这个空间,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终选择的【无限进化】道路,她既然选好了,那就只能一路走到最后。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,我们外人无从评判,而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说真的【无限进化】,从过任务的【无限进化】角度来讲,我并不认为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这种改变是【无限进化】错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

  “我懂你的【无限进化】意思了。”陈思看着天空,猛然御剑加速,“我懂了。”

  在众人在赶路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快车车厢之内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在议论李青这个小队。

  快车除了李青小队一共也就只有ll个人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这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人却分属五个小队,那叫王超的【无限进化】倚靠在门边上,闭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其他人的【无限进化】谈论内容,却都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小队。三个光头壮汉在说,小队时间的【无限进化】问题——他们讨论的【无限进化】内容是【无限进化】,李青小队进到任务之内,多久能出来。时间房子是【无限进化】外面一刹那里面就无数年了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任务却似乎不尽相同,等几个月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可能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时间流动的【无限进化】速度他们却是【无限进化】不知道——毕竟大家都是【无限进化】第一次进到列车任务。而且看死亡空间的【无限进化】意思,下场任务他们是【无限进化】要一同进行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而那边的【无限进化】耳朵猎人小队讨论的【无限进化】内容和光头小队完全不同,两个男人在讨论李青小队会不会记恨自己这边——毕竟,先前无论是【无限进化】他们的【无限进化】下属队伍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两个队员,都跟李青小队是【无限进化】敌对关系,而且自己两个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队员也死在了李青等人手里,这种矛盾看似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可调和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龙凤胎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内容就比较离谱了,双胞胎的【无限进化】弟弟凑到另一个男人那边,两人在讨论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奶有多么大,同时那个弟弟在怂恿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姐姐学习和枝枝一样的【无限进化】功法。

  “钱我们可以攒嘛”弟弟如是【无限进化】说道。

  四个队伍,一个静默,三个在讨论不同的【无限进化】,只有第五个小队,抓住了事情的【无限进化】重点。

  “那套功法,你先前看了很久。”邋遢道人走到了那个穿着奇怪大氅的【无限进化】女人身边,“我记得你说摹疚尴藿裤估计学不会来着?”

  “你说摹疚尴藿裤学不会,看那女孩的【无限进化】样子,却能如此简单的【无限进化】找到突破口,这功法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如你说的【无限进化】难么难?”道人笑道:“谁都有马有失蹄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你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计算错误了?”

  “不会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女人问道:“张三丰,我问你,武学上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你会估算错误吗?”

  “不会。”

  “那我就不会估算错那功法的【无限进化】难度,我真的【无限进化】学不会。”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