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八章 一定
  “拜月顶多也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比林天南厉害一倍,我们五个完全可是【无限进化】杀死他。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想进巫王殿不容易,那里几乎就是【无限进化】皇宫的【无限进化】守备系统,有石长老还有一于什么巫老长老之类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不比林天南弱,南疆那边高人不少,不可以掉以轻心,硬闯巫王殿明显不智,而且拜月还有水魔兽的【无限进化】相助,我们想进巫王殿,完美击杀了他,一是【无限进化】得利用赵灵儿,只有她知道密道,我们不能放弃这个角色,其次是【无限进化】还得再增强一些实力。”李青用仅仅只有身边人能听到的【无限进化】音量说着话,这话不光是【无限进化】给张勤梁说的【无限进化】,更多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跟丁坤以及枝枝说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尤其是【无限进化】枝枝,她已经成功的【无限进化】跟赵灵儿李逍遥两人建立了第一层友谊,这件事情少不了她来穿针引线。

  “赵灵儿的【无限进化】姥姥已经遇害,她已经知道一些端倪,一会把南疆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况穿针引线的【无限进化】告诉她,我们一路南下大理,把那些游戏里能收到的【无限进化】好处都收了,最后抵达大理,通过密道一举杀掉拜月。这事儿得做的【无限进化】于脆点,枝枝一会你就用帮忙和询问的【无限进化】口气问她话。最好让她自己说,然后你义薄云天的【无限进化】帮忙,这样好成事,当然,本身我们这也算帮忙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【无限进化】,还能救她一命。”李青最后说了一句之后,就不再言语了。

  “嗯,我明白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枝枝在旁边小声应了一句,看了二三十米外的【无限进化】李逍遥和赵灵儿一眼。

  而趁着几人说话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个空档,漫天的【无限进化】砂石也算涔涔落下,让其他人看清了里面的【无限进化】战况——林天南肩膀一剑被洞穿,而林月如臂弯和肩头的【无限进化】连接处固着,手耷拉着,一目了然是【无限进化】个两败俱伤的【无限进化】平手局面。

  这下可彻底震住了所有人——林家长老团和客卿们最知道林天南实力几何,更知道林天南比他们这些人要强了多少。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现在被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女人逼成平手,这几乎让他们不敢相信,在重新审视了李青一行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实力的【无限进化】同时,也有不少人眼热了陈思的【无限进化】剑法。

  他们虽然实力不如林天南,但也算高手,眼力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有的【无限进化】,刚才陈思使用的【无限进化】剑法凌冽至极,在近身攻击能力上,比七诀剑气不知道高出多少,一看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上乘剑法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上乘剑法,如果能学习到,一下弥补了林家剑近身能力的【无限进化】不足,那将会对他们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史无前例的【无限进化】提升

  这边这些林家之人是【无限进化】在眼热陈思的【无限进化】剑法,而试炼者们则是【无限进化】彻底震惊于李青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实力了——毕竟在林家人眼里,他们可能只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群天资卓绝的【无限进化】年轻人,二十多岁能有这个实力的【无限进化】历史上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没有,独孤剑圣这个年纪比陈思还要厉害一些,没什么不好解释的【无限进化】——人家是【无限进化】顶级传承,又有天人合一一般的【无限进化】天赋,从小修炼的【无限进化】话可以达到这个水平。

  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林家人认为“还算合理”“起码能解释”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在试炼者看来就完全“不合理”“根本无法解释”了,毕竟其他试炼者知道李青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份,同样是【无限进化】试炼者,同样过去了五场任务,为什么差距能达到这个程度?

  甚至大部分人在这一瞬间都怀疑李青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人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进错了车?

  他们是【无限进化】高级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成员,却被接引僧误判到了慢车里?关键这差距太大了,李青小队完全表现的【无限进化】就是【无限进化】高级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实力,高级小队的【无限进化】话本就应该去快车摹疚尴藿壳边,经历更艰险的【无限进化】任务,而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在这里跟普通毕业生枪食吃

  李青看到所有人骚动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,知道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目的【无限进化】都达到了,震慑了试炼者,让林家人起了贪念——不过他漏算的【无限进化】一点是【无限进化】,陈思的【无限进化】剑意还完全打动了林天南。

  “姑娘之剑,林某生平仅见,凌冽之处甚至宇云兄都有所不及,先前我还对姑娘等人抱有怀疑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我小人之心了。”林天南隔空抱拳,眼神灼热的【无限进化】看着另一边的【无限进化】陈思,“能有如此凌厉剑法,如此一往无前剑意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必然心胸坦荡,心思空明,也必然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奸恶之辈,林某为自己所想所行给姑娘道个歉”

  “不必道歉,你没做错什么。”陈思也淡淡抱拳,并没有多说话,在外人面前,她总是【无限进化】显得有些孤傲。

  两人抱拳之后,比武之行到此为止,各自疗伤后就携同众人就又朝着林家堡的【无限进化】方向返了回去,间说着无意义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相互撮合着感情。

  接下来的【无限进化】三天里,一切按照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安排,进行的【无限进化】都很顺利,可以说都是【无限进化】完全按照设想的【无限进化】在走,甚至比设想的【无限进化】还要轻松。

  这三天的【无限进化】关键性人物是【无限进化】两个——第一个就是【无限进化】陈思,他和林天南之间比剑一场之后,林天南似乎十分欣赏陈思,时不时的【无限进化】就找他来论剑,最后两相商量之下,交换了剑法心得——由于青莲剑歌是【无限进化】空间直接灌入的【无限进化】,其有些玄奥言语根本无法表达,所以她只能描述个大概意境,以及一些心法和真元运转路线,并不能算是【无限进化】全本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而作为交换,林天南也把全本的【无限进化】七诀剑气给了陈思,不过要求她发下剑心誓言,不得外传,陈思答应了。

  本身剩下四人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走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个路线,各个连真气都没,而且七诀剑气本就是【无限进化】高级的【无限进化】剑术,没有经过几年的【无限进化】剑法入门也根本没法学习,发这个誓顶多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不能拿回去向空间兑换奖励了,对陈思影响不大。

  就这样,她通过半本的【无限进化】青莲剑歌换取了全本的【无限进化】七诀剑气。

  这事情能进行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么顺利,李青考虑是【无限进化】有三点因素——首先是【无限进化】自己这边的【无限进化】“女婿”身份,已经让李青算是【无限进化】他们半个自己人了,所以有这层关系算是【无限进化】交易开启的【无限进化】纽带;其次是【无限进化】青莲剑歌确实让林天南和林氏家族的【无限进化】人心动,因为这这剑歌不但意境上比七诀剑气更高远(毕竟最后是【无限进化】能成就大道之剑,虽然这只是【无限进化】第一篇章),品格上都高了一筹,其次是【无限进化】青莲剑歌刚好弥补了林氏气剑的【无限进化】近战威力不足的【无限进化】软肋,不得不让他们心动;第三点李青感觉是【无限进化】,林天南对陈思有好感,情感上就不想抵触她的【无限进化】要求,更没有把剑法留下几招以作备用。

  三管齐下之下,这个交易非常顺利,陈思直接拿到了全本的【无限进化】《七诀剑气》,当然,迫于剑心誓言,她学会之后就烧毁了剑法。剑心誓言是【无限进化】大誓言,违背了虽然不会谈及生死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心灵会有空缺,剑心有漏洞,剑意就将不复凌厉,所以她做的【无限进化】很于净。

  而得到林家最珍贵的【无限进化】《七诀剑气》之后,最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好处捞走了,再呆在这里就没啥意思了,也要开始接下来的【无限进化】行动了。

  接下来行动的【无限进化】另一个关键人物是【无限进化】枝枝。

  通过这三天,枝枝利用自己魅力和灵巧的【无限进化】小嘴,成功和李逍遥赵灵儿两人建立起了友谊,并且帮小队之人树立了一个“嫉恶如仇”的【无限进化】形象,了解到了他们的【无限进化】“遭遇”的【无限进化】同时,坦言要帮助他们讨回公道

  而李青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也适时的【无限进化】扮演起了“嫉恶如仇”的【无限进化】角色,告诉林天南自己要远行铲除苗疆罪恶,还大理一个天下太平

  林天南作为武林正道领袖,听说了赵灵儿的【无限进化】遭遇,以及苗疆的【无限进化】现况之后,虽然不想让陈思等人走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大义之下却不能让他说出留人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一句保重之后,就给众人摆酒送行。

  林月如婚还没结,就看着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“新郎”远行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态度坚决的【无限进化】要跟着,李青想了想之后,拒绝了她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个提议——林天南跟着可以,毕竟是【无限进化】个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战斗力,可是【无限进化】人家没要跟,而林月如跟着就没必要了,李青并不想让林月如死掉,而了解她脾性的【无限进化】李青,在第三天的【无限进化】当晚,就趁着夜色,带着小队带着李逍遥和赵灵儿离开了这里。

  李青这两天经过前思后想,决定不带着那些试炼者一起前行了。毕竟双方实力差距极大,他们能帮上忙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有限,带着他们不但要分好处,还得拖慢行进速度,不是【无限进化】非常划算。而且经过前两次的【无限进化】震慑,他们就算知道李青小队独吞了李逍遥和赵灵儿这两个宝藏,也不敢前来质问或者抢人,省去麻烦之后,李青权算了一下,深夜离开了。

  离开林家堡,当晚朗夜当空,李青正有天高任我飞之感,刚来到郊外路上,却是【无限进化】闻到了熟悉的【无限进化】味道,随后见到了熟悉的【无限进化】身影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们要走?”月光之下,李青看到守在那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试炼者,也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林天南,竟然是【无限进化】林月如。她肯定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跟上来的【无限进化】,她速度没那么快,而且从她身上的【无限进化】露水来判断,已经在这有一段时间了,不知道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时候离开林家堡的【无限进化】,李青竟然没注意到。

  “猜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林月如倔强的【无限进化】一昂头,任李青想也没想到,这个泼辣的【无限进化】富家小姐,竟然心思这么细腻,或者说,当一个人全心全意的【无限进化】想一件事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也许任何端倪都不会被漏掉——只需看你在意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一眼,就知道他究竟要作何行动李青心有所触,看了她一眼,再次体会到这个女人是【无限进化】多么的【无限进化】在乎“从一而终”这个概念,这种品质在现代社会几乎不见了踪影,现代人也体会不到这种执着,所以⊥李青感觉尤为珍贵——没有了从一而终的【无限进化】概念,也许在现代是【无限进化】显示出了女权和自。由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同样的【无限进化】,也失了那份执着和坚贞。

  “你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想娶我?”林月如站在那里,声音爽朗带着三分质问,“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跟你,虽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你去刀山火海我都应该死在你身边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如果你感觉我会拖累你,我可以不跟着,就问你,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想娶我

  林月如说话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定定的【无限进化】看着李青,眼眸动都没动一下,交接住这双眼眸,李青心一空: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。”

  “那你什么时候来接我?”

  “等我超脱之日,必定回来找你”

  “说定了?”

  “嗯。”李青点了点头,随后抬起脚步继续前行,带着队伍和林月如擦肩而过,而后者朗月之下,虽然有些不明了“超脱”为何物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她会等,因为有一个承诺。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