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寂寞

第一百三十一章 寂寞

  李青问小黑星小队里还有几个人存活下来,在他看来有可能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想问问解决了自己之后有没有“后顾之忧”,这不得不让他警惕心再次提高。

  李青自然也明白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,随即说道:“不用想太多,没别的【无限进化】意思,只是【无限进化】想问问,这一年来,你见过其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毕业生没。”

  “没见过。”小黑星摇头,“死亡学校一年能毕业的【无限进化】有几个人?还有些变态会选择滞留,就算每年能毕业2个人,五年也才100个人,十年才20国多少人?十几亿,如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刻意去找谁,那两个毕业生相互碰面的【无限进化】机会就更低了。至于说有没有更古老的【无限进化】试炼者,比如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的【无限进化】,我就更不知道了。其实说真的【无限进化】,别说毕业生,就连试炼者,你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我见过的【无限进化】第一个人。”

  听了小黑星的【无限进化】话之后,李青点了点头——这和他想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况差不多。

  毕业生本来就少,比大熊猫还少得多得多,茫茫人海两个相互不认识的【无限进化】毕业生碰头的【无限进化】机会太低太低,如同大海之两粒特定的【无限进化】沙撞在一起的【无限进化】几率一般,几乎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可能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而且很多毕业生可能也保有“自己过好”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,不可能去寻找其他人自找麻烦。别说别人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自己如果毕业了,都不想去找什么其他试炼者或者毕业生。第一没意义,第二这是【无限进化】自找麻烦。

  想刺激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不会离开,想安定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不会自找麻烦,所以两相对论,加上概率问题,几乎毕业生之间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可能碰头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问到这里,李青几乎把心所有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和念想都解决了,点了点头说道:“你走吧,虽然我想和你交个朋友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估计你现在也没这想法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就此别过。”小黑星想了想,最终还是【无限进化】处于自保的【无限进化】心态没有留下联系方式,冲着李青抱了一拳,转身离开。

  自始自终,两人都没有透露姓名。他们相互之间也许都不想跟对方有过多的【无限进化】瓜葛,所以断的【无限进化】于净利落。

  小黑星走了之后,李青看了眼广阔的【无限进化】龙湖,心思量着什么事情,转身走向了会所的【无限进化】方向。

  一路上,夜凉如水,湖波平静,秋天的【无限进化】夜晚,难得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么静谧。

  解开了心的【无限进化】疑问和困惑,其实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心情还算不错,在他看来,一切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。等过了第五场,实现了愿望,复活了母亲和丁坤,他就能过上小时候梦寐以求的【无限进化】那种日,每天安静的【无限进化】过生活,做做工作,看看电视,交一个温柔可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女友,生一个小孩——还有一帮兄弟。

  李青心的【无限进化】幸福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这么安静。

  一路怀着恬静的【无限进化】心情走回会所,老张和老黑早已经等得焦头烂额。

  “头儿,怎么样?没事吧?”李青一回来,张勤梁就迫不及待的【无限进化】问道:“要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你让我留这怕说有同伙,我早就想追过去了”

  “没事,谈好了。”李青说完这句话,看向了老黑:“放心吧,以后这个小黑星不会再找你麻烦了”

  “兄弟真是【无限进化】能人啊”听到这话,老黑也很激动。这份激动虽然可能有夸大的【无限进化】成分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本质上是【无限进化】真实的【无限进化】——毕竟刚才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对他来说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劫后余生,而李青实实在在的【无限进化】救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命——那柄飞刀如果李青没接住,老黑此刻肯定是【无限进化】死透了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“兄弟,以后你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我老黑的【无限进化】恩人了,有什么话以后就尽管吩咐,兄弟虽然是【无限进化】能人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我在这块地上一些零碎事还是【无限进化】能办利索的【无限进化】,你看……”

  “行,以后还得相互照应。”李青也冲着老黑点头微笑,打断了老黑接下来的【无限进化】谈话,随后语气顿了一顿,意思是【无限进化】让对方接话茬。

  老黑是【无限进化】个聪明人,看到李青话音停顿下来,立刻说道:“哦,这天色也不早,今天是【无限进化】又吓又累的【无限进化】,明儿,改明儿还望二位赏脸来捧个场吃饭。我不废话了,你们是【无限进化】来找张静消息的【无限进化】吧,他在农业路开明小区里的【无限进化】,多少栋来着……”

  “6栋七楼东户。”他身后的【无限进化】那个心腹保镖接口,语气里有些恭敬和佩服。这种佩服是【无限进化】双方面的【无限进化】,第一自然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佩服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实力,他本身就是【无限进化】退伍军人出身,在部队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标兵,退下来之后虽然混黑道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直没拉下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身手,对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能力也是【无限进化】很自信。

  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今天两个人齐齐打击了他这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自信心——第一个自然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小黑星,刚才那次袭击,他根本没发现对方是【无限进化】怎么来的【无限进化】,确切的【无限进化】说,直到李青接住飞刀,他都没看到对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人影,只看到一团黑顺着墙壁就出去了。

  其次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身手速度,你说一个屋里的【无限进化】,没发现偷袭者也就罢了,可以给自己找个借口说是【无限进化】没注意到。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腾身而起追出去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他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感觉眼前一花那边人影儿就消失了,这速度和爆发力,他认为自己拍马难及,如果是【无限进化】两人对上,肯定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照面就被放翻了——有枪都不可能掏得出来。

  这第一方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佩服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对李青实力的【无限进化】佩服,而第二方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佩服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对老黑识人能力的【无限进化】佩服。

  几个月前李青他们第一次来这因为一个女孩找事儿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他就感觉老黑有点过于服软了,而后又是【无限进化】可以相交,他都感觉没必要。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现在看来……唉,站在老黑身后那心腹保镖不得不在心里叹息——怪不得混了这么些年,人家生意能做这么大,他只能做一个跟班。

  有时候做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差距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在这不显山露水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展现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告别了老黑之后,李青和张勤梁就在街道口打了个车前往张静的【无限进化】小区,这一路上一波三折,到了凌晨终于到了目的【无限进化】地。敲开张静家的【无限进化】门之后,张李两人这才见到了仍旧有些睡眼惺忪的【无限进化】张静。

  而久别重逢,人的【无限进化】第一眼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,才是【无限进化】最真实的【无限进化】。所以在开门的【无限进化】瞬间,李青不动声色的【无限进化】盯紧了张静的【无限进化】眼睛。

  随后眼眸收缩,他在对方眼看到了惊喜——而同时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心也放了下来——看来那个女人,是【无限进化】真的【无限进化】在心底接受老张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这就让李青放心了不少,只要这个女人是【无限进化】从心底里接受老张,而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因为“害怕”或者仅仅是【无限进化】单纯的【无限进化】“报恩”,那两个人无论从感情上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以后的【无限进化】生活上,都会有一个比较长远的【无限进化】发展。以后老张出了空间,就会有一个他想要的【无限进化】生活,而且可能因为这个传统女还有那个小姑娘的【无限进化】存在,长远这么生活下去,甚至能改变一些他暴躁的【无限进化】性格。

  而张勤梁这边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李青再明白不过,在开门看到张静的【无限进化】瞬间,张勤梁的【无限进化】脸刷的【无限进化】就绿了起来——因为血液颜色的【无限进化】原因,李青知道老张脸绿了,其实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脸红了,这家伙本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个泡妞弱智,久别重逢竟然站在门口“啊啊呀呀”的【无限进化】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反倒是【无限进化】人家张静先开的【无限进化】口:“你回来了”

  “呃,刚回来。”张勤梁说话之间使劲扣了扣脑门,难得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竟然没用大音量说话:“小丫头睡着了吧?”

  “嗯,睡着,我把她叫起来。手术过小丫头就一直想谢谢你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没机会见到……”张静说了一句话之后,这才想起来什么,赶忙让开身,“先进来吧,进来说。”

  “我就不去了。”李青摆手。

  “这,这怎么行呢,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……”张静以为自己刚才开门太激动因为没跟李青打招呼而开罪了对方,声音都有些结巴了起来,“这,你看我,这……先进来喝口热水吧,在外面跑应该累坏了吧?”

  “哈哈,不去了不去了,我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想当电灯泡。”李青笑着继续摆手,老张也来拉他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他摇了摇头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走到了电梯口:“你们俩叙叙旧吧,我家里有点事,还得先回去……”

  李青说完电梯刚好到这层,按开电梯门之后,他在两人的【无限进化】相劝之下,一边告饶一边离了开去。

  下了电梯,走出小区,看着外面的【无限进化】车水马龙,李青突然不知道自己往哪去。说家里有事,他连个家里人都没,上哪会有家?

  不过好在外面并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片荒凉,人气到是【无限进化】很旺的【无限进化】。大点的【无限进化】城市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这样,就算是【无限进化】晚上2点,街上人也很多,一辆一辆的【无限进化】车从面前穿过,给这寂静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加上了喧闹的【无限进化】颜色。

  李青没什么目的【无限进化】地,他不想回死亡学校——起码今天不想,刚从任务世界出来不到一天,他想给自己放一天假,所以他也不想去看小雪。可特别忙碌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一旦清闲下来,会发现自己没什么可以做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所以李青就这么一路走,一路看着流水的【无限进化】车辆,漫无目的【无限进化】。直到走了半个多小时,他来到了一个街边公园的【无限进化】长椅旁,然后坐在了椅上。

  而他刚刚落座不久,一个醉醺醺的【无限进化】女人就从公园小径上直冲着他走了过来,一摇三晃的【无限进化】到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面前:“帅哥,一个人啊?”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