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复仇者联盟

第一百二十五章 复仇者联盟

  带着队伍离开操场,只给那年人留下了背影和愤怒。走远之后,枝枝有些不放心的【无限进化】看了一眼后面,说道:“毕竟是【无限进化】高级队伍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其实没必要得罪他吧?”

  “已经得罪了,得罪得多,和得罪的【无限进化】少,有什么关系?”李青说道:“更何况,他要那预知之牌,我还真能给他?他以为自己是【无限进化】谁?李轻水过来平白无故要东西,我都不一定会给,我们拼命得到手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他说要就要走,当我们?”

  “可是【无限进化】直说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也许会好些。”枝枝想了想,“不用把他弄得那么难堪。”

  “他已经很难堪了,或者说,我们已经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死不休的【无限进化】局面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枝枝还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明白,“血腥左手只是【无限进化】个下属队伍,死了那是【无限进化】他们没本事,高级队伍犯不着跟我们拼命吧?”

  “不好说,打别人手下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打他们的【无限进化】脸。而且这还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最关键的【无限进化】,关键他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个家伙的【无限进化】直系亲属,应该是【无限进化】亲哥哥

  “谁?”

  “黑暗法师。”李青说道:“先前跟血腥左手战斗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我就感觉不对劲。那家伙比其他人有钱太多,法师?法师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概念,不谈他那一身豪华装备,就精神力加成还有那些法术得多少钱?低级队伍能砸二三十万的【无限进化】点数去养动一个法师?明显不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他们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能力,那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别人帮忙给的【无限进化】,谁能给他们帮助,肯定是【无限进化】上线队伍。而为什么一个队伍五个人,比他聪明比他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女特工不帮,偏偏要养那个白痴,这就值得推敲了。我先前就怀疑那个法师和耳朵猎人的【无限进化】人有关系,今天更确定了。”

  “我们刚从任务出现,那人就风风火火的【无限进化】出现,而且语气冷硬,死个下线队伍他们何必那么惊慌?如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有鬼猪都不信。而且你仔细看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从遗传学角度,看人的【无限进化】眉骨,是【无限进化】最能看出血缘关系的【无限进化】,那人明显和黑暗法师是【无限进化】亲戚。他不出现还好,他一出现,我所有的【无限进化】疑点登时全部解开。”

  “你说,我们杀了他亲弟弟,我们给他个牌就能讲和吗?明显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来坑我们的【无限进化】,鬼才理他。”

  “那他特意过来骗取,那个牌很重要吗?”陈思不管那个年人,她更多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关心下一场任务,“那东西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能预知下一场任务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吗?拿出来看看啊”

  “嗯。”李青也有此意,掏出预知之牌,很简单的【无限进化】就找到了启动功能,然后精神力沉入之后,上面一阵光华闪动,出现了两行字。

  “任务场景:复仇者联盟。(电影版)(改)。”

  “任务难度:困难。”

  两行字出现之后,那牌的【无限进化】光芒就彻底暗淡了下去,再怎么呼唤都没用了。很显然,一个任务世界间隔,只能使用一次,不能用它来帮别人预测收取点数费。

  不过虽然只能用一次,而且就只有两行任务信息的【无限进化】透露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感觉已经非常非常直白的【无限进化】说明了很多信息了。任务世界场景,任务难度,所有笼统的【无限进化】概念都有了。

  “说的【无限进化】倒是【无限进化】很明白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不知道那俩括号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意思?”陈思盯着字消失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皱眉,“电影版?改?”

  “因为复仇者联盟有书,有漫画,所以下个场景以电影版为主咯。”李青想了想,解释道:“电影版和漫画有很大区别的【无限进化】,具体的【无限进化】我对这些没研究过也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很了解,回现实世界后看看就得了。嗯,今天就先说到这吧,虽然我们还有很多尾数和杂事没有处理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上场任务太累太累了,现在身体修复了状态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我想大伙的【无限进化】心都很疲劳,有事儿明天说,今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。老张,我们这两个没妈的【无限进化】就一起吧,我得看住你。”

  说最后一句话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李青拍了拍张勤梁的【无限进化】肩膀。他能看出来这家伙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目前非常不稳定,这是【无限进化】他第一次见到有人主动挑衅而张勤梁不还嘴的【无限进化】,如果换做他平日的【无限进化】状态,刚才那个耳朵猎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成员过来要东西,他早就劈头盖脸一顿骂了。很显然丁坤的【无限进化】死给他带来了很大的【无限进化】精神打击,而且魔鬼苔的【无限进化】基因注射之后,这家伙不但脾气比以前更差了,做事把握“度”的【无限进化】能力也更低了,动不动就杀人,混乱的【无限进化】基因带来的【无限进化】负面影响,已经烙印在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深处。

  所以李青不得不看着他。

  现实世界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任务场景,说杀人就杀人不说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必要的【无限进化】麻烦,就对错上来说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应该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“我就不走了……”本想着就这么解散队伍,到现实世界休息休息,但枝枝出声表示自己要留下,“在任务世界,我每次都是【无限进化】拖后腿的【无限进化】,你们出力甚至搏命,我很多时候只能在一边看,如果任务世界外,我再不多付出一点,都没脸在这呆了。咱们要处理贩卖的【无限进化】装备好多,不但女特工那边好多,特种兵那边也留了不少东西,还有找那幸运加成的【无限进化】试炼者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都需要时间。十天时间,说真的【无限进化】,根本不够用,如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急着过第五场任务,我都想用度假卡来着。我还是【无限进化】留下吧,联系人,卖装备。”

  “休息一天吧,这些天神经崩的【无限进化】太紧了。”李青摇头。

  而枝枝,也摇头。

  再次坚定了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说法:“一个女孩可以获得别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好感去做自己想做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不能因为这份好感就倚老卖老,更不能依存着你们对我的【无限进化】照顾就为所欲为。我只是【无限进化】想多出些力——在我能出力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而且,这点付出比起你们任务的【无限进化】付出根本不算什么,别说了,我留下卖东西。”

  “行……”李青听了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愣了一下,说真的【无限进化】,一天不去休息,这听起来没什么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知道在经历了这么严酷的【无限进化】长达数月的【无限进化】任务之后,还能坚持具有多大的【无限进化】意义,他自认为意志力已经够鉴定了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现在也只想回到现实世界洗个热水澡,大睡一觉。

  而且其实任务世界之,枝枝并不如自己说的【无限进化】那么没用。虽然战斗参与的【无限进化】不多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很多事情上,他都起到一个穿针引线的【无限进化】作用,和任务世界的【无限进化】人沟通,搜集情报,甚至主动获取好感,这些软作用,是【无限进化】他们一路能顺利走下去的【无限进化】强大润滑剂。

  “我陪你吧,帮你把装备寄存一下。”陈思也选择了留下来帮会忙,“不过我留不了多久,离开那么长时间,我奶奶和父亲估计都急疯了。不够虽然这边不可能枪东西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么多,你自己也弄不来,我帮你一下忙。”

  “嗯谢谢思姐。”枝枝点头,两人留下,而李青拍着张勤梁的【无限进化】肩膀,安置好大件装备后,两人一同离开了这个阴沉的【无限进化】学校。

  回到现实世界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李青感觉到了周遭的【无限进化】凉意,此次任务世界一去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数月,比以前任何一次时间都要长得多,进任务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外面还是【无限进化】夏天,现在回来,却已经步入秋季了。

  由于上次离开是【无限进化】和老张一起的【无限进化】,这次回来自然也在一起。

  两人离开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是【无限进化】选定好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安全场所,这地方在张静女儿手术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被李青租下的【无限进化】,是【无限进化】一间普通的【无限进化】郊区公寓房——也是【无限进化】老张丁坤他们三人在郑州的【无限进化】落脚地。

  回来之后房间已经布满灰尘,几个月的【无限进化】时间没人打扫,房间没有变样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已经充满了无人居住的【无限进化】气息。

  难得的【无限进化】,这次回来的【无限进化】时间是【无限进化】现实世界早晨七八点,就着热水器冲了个热水澡之后,李青趁着张勤梁冲澡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出门买了点胡辣汤油条进来。

  “头儿……”热水澡总是【无限进化】能扫除人们负面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,冲了澡之后老张也不穿衣服,就这么光着屁股走了出来,第一次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吃,吃东西。”李青指了指小桌上的【无限进化】油条,自己捏了一个塞了半截进嘴里,“几个月了没吃顿安生饭,先吃口热乎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在说话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蹲下身,一口一个油条,一口半碗胡辣汤,张勤梁足足吃了十八根油条之后,才又抬起头,只不过这次抬起头的【无限进化】他,满脸泪水:“老丁他竟然死了”

  “哭啥?”看到眼前那一字眉满脸刀疤的【无限进化】男人这个表情,李青有些诧异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又感觉有些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共鸣,鼻头也是【无限进化】有些发酸,虽然不想刻意提及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丁坤就在一小时前死亡的【无限进化】,死无全尸,这不得不让人心生难过,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跟你说了,下场任务就复活了?哭个啥?”

  “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心里不舒服,从小到大,就这么一个人乐意跟我玩。”张勤梁抹了把眼泪,然后补充了一句,“现在多个你,当然,你死了我也会哭”

  “滚蛋吧”更凝聚起来的【无限进化】悲伤感觉被最后一句话瞬间打破,李青就差一口油条喷他脸上,“这比方打的【无限进化】真是【无限进化】好

  泪水能带走悲伤——有人说过,人在难过时候的【无限进化】眼泪,是【无限进化】带有化学成分的【无限进化】,能冲淡一些心的【无限进化】负面情绪——所以,人在难过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会哭,而难过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哭不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,就容易得心理疾病——如同曾经的【无限进化】李青。

  这个“科学论调”不知是【无限进化】真是【无限进化】假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感觉到,哭了之后的【无限进化】张勤梁,情绪稳定了很多,绷紧的【无限进化】神经彻底松懈下来后,他开始真正的【无限进化】困顿起来。

  吃了饭又跟李青说了两句之后,这家伙倒在床上睡了下去,而李青不愿意跟这个睡相不好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张床,也躺在沙发上休息起来了。

  这场任务太累太累了,他现在在这安全的【无限进化】环境,只感觉一切都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么安逸,那么自在,周围没有危险,没有顶在头上必须完成的【无限进化】任务,没有那永远也战胜不了的【无限进化】敌人……

  在这安逸的【无限进化】心境之下,李青也迷迷糊糊的【无限进化】睡着了。

  几个月里,第一次的【无限进化】安然入眠。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