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四章 都不好过

第四章 都不好过

  李青心有余悸。

  他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么恐怖的【无限进化】任务,一进门就这么危险,后面的【无限进化】敌人他已经不敢想象。在以前经历的【无限进化】三场任务,最难的【无限进化】应该算是【无限进化】第二场,可第二场一开始根本没有危险,遇到的【无限进化】第一波丧尸更是【无限进化】只有一个特殊感染者。

  可现在这个任务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况是【无限进化】,出门——或者叫门都没出,就刚站在任务开始的【无限进化】地点,众人就差点团灭一次。而且到现在来说,别说遇见H6或者任务对手,连个小关卡还没开始打,这是【无限进化】刚刚开始。

  而且看起来,这个任务的【无限进化】时限会非常长。

  “这丛林真是【无限进化】很危险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如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内功能逼毒,我也腾不出手来第一时间救枝枝。”陈思看向了几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“其他人呢,死了吗?”

  “不知道,等10分钟,没人来我们就自己走。”李青说道:“正好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伤口也得简单的【无限进化】处理下,你们谁有清除气味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这丛林这么危险,我怕她身上的【无限进化】血腥味会吸引来别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陈思摇头,她没有,张勤梁和丁坤自然更没有。

  李青无奈之下只能在周边看了看,可是【无限进化】地上的【无限进化】植物他大多不认识,也不敢随意采摘。

  “早知道这么危险,还不如选柳树阵营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陈思一边给枝枝清理伤口,一边道:“也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。”

  “不知道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应该也十分危险吧。”

  另一边。

  和李青等人刚进任务一样,丁柳和他的【无限进化】“死亡左手”进来这个奇特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之后,也陷入了短暂的【无限进化】恐惧,而后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深沉到无以复加的【无限进化】震惊。

  他们降临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也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片丛林,周围同样是【无限进化】浓郁而化不开的【无限进化】红雾,这浓雾似乎覆盖了整片大陆,哪里都是【无限进化】一样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和李青他们所在的【无限进化】丛林不同,丁柳等选择柳树阵营的【无限进化】人降临之地,他们所在的【无限进化】丛林更加奇特,周围能见之地,只有一个物种——柳树。那树看不清有多大,所过之处全是【无限进化】它的【无限进化】枝条,粗大得有小山那么粗,让人能绕着走百多米还分辨不出直径,而细小的【无限进化】比头发丝还细,周围天上地下都是【无限进化】藤条,而这还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最让人感觉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。

  “青鬼,你来看一下,这柳条之内,竟然包裹着人类的【无限进化】脑。”丁柳进到这里之后四处探查了一番,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,只是【无限进化】周围浓郁的【无限进化】雾让她什么都看不见,人不能远望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只能近观,所以走了几步之后,那就发现了那柳条的【无限进化】怪异之处。

  她所看到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是【无限进化】她脚边一个有人类大腿粗细的【无限进化】柳条,上面结着一枚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红花,红花有脸盆大小,乍一看外面没有什么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仔细看那花蕾里面竟然包裹着一个脑。那脑看形状构造和大小,跟人脑无异,唯一的【无限进化】区别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人脑上面那精密的【无限进化】血管被一种红色的【无限进化】比头发丝还细密的【无限进化】柳条所取代——那些柳条扎根到人脑深处,向里面输送着养分,而随着输送养分,那花骨朵还如同心脏似的【无限进化】微微跳动着。

  啪嗒,啪嗒,啪嗒。

  声音轻微而诡异。

  “这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东西?”在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指引下,四个男的【无限进化】看到了这诡异的【无限进化】景象之后只感觉后背冷汗直冒,“我们选的【无限进化】柳树阵营,这柳树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这么个东西吗?”

  “长了脑的【无限进化】柳树?”丁柳差异的【无限进化】想去摸一下那个花蕾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试探了几下之后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没敢,“不会有智慧吧?如果真有智慧的【无限进化】话?这么大一个林全是【无限进化】它身体,那就太可怕了。”

  “这样的【无限进化】脑有几个?”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疑问之后,他身后又有一个男人接腔。

  “不知道,这一个脑肯定操控不了这么巨大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。”丁柳仰头看了一眼,虽然什么都看不见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推断道:“最少得有几百个吧?”

  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几百个,是【无限进化】好几百万个,而且都是【无限进化】最优秀的【无限进化】人类脑。”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推断刚结束,浓雾深处突然就传出来了一个冰冷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,“那些开发度很低的【无限进化】大脑,都被当做废料摒弃掉了,废品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【无限进化】。你们说对吗?来自天外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们。”

  “谁?”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这边听到声音,心下警觉,在这浓雾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,就算是【无限进化】感知强化度不错的【无限进化】她,也只能看出6米左右,而且对方声音来自那么远,却能方位准确的【无限进化】传到这里,那对方的【无限进化】感知,尤其是【无限进化】视力,不知道要比她高出了多少倍。

  面对属性强于自己无数倍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她和她的【无限进化】队员们立刻就掏出了武器,全副武装的【无限进化】背靠背组成了战斗的【无限进化】阵型。

  “我很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,为什么这片大地,会突然降临来你们这些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变数。”那冰冷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逐渐接近,“而更让我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,为什么你们这些变数会这么弱小。如此弱小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,以这么微小的【无限进化】变量,能改变什么事情?”

  话语越来越近,最后立在了丁柳三米之前,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面目清瘦的【无限进化】男——男穿着一身山装,不高不矮,面目白皙身体瘦弱,带着一个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无边框眼镜,那眼镜即使在浓雾之也不会被雾气糊住,镜片明亮。

  “你是【无限进化】谁?”

  “我没必要回答你的【无限进化】问题。”男人立在那里之后直接就伸手抓向了丁柳,整个血腥左手队伍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没一个看到他是【无限进化】怎么出手的【无限进化】,就只是【无限进化】看到他抬手的【无限进化】动作,随后他们身边的【无限进化】那个女队长就消失在了原地,再定睛看去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她的【无限进化】脑壳已经抓在了那个男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手。

  这可惊呆了这些试炼者,他们本能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拿起武器砍向那个男人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却被丁柳阻止了。

  “别冲动,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对手。”

  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句话让剩下的【无限进化】四个男人停止了鲁莽的【无限进化】动作,他们在上次任务之,见到过半神级的【无限进化】人物,举手投足都灭掉他们这些试炼者——双方等级差距大到不可以用人数弥补,对方碾死自己跟碾死蚂蚁似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看到眼前的【无限进化】男人,他们想到了上场世界遇到的【无限进化】那个半神。眼前的【无限进化】男人虽然还没表现出媲美半神的【无限进化】实力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和他对视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却能感觉到更加冰冷的【无限进化】寒意,似乎自己所有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都能被这人一眼看穿,自己不但实力上是【无限进化】蝼蚁,就连心思上,也如同蝼蚁一样简单直白到仿佛弱智一般。

  “喔,不动手倒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聪明的【无限进化】选择,也省了我的【无限进化】功夫,来,女孩,让我看看你究竟来自什么地方吧。”单手抓着丁柳脑袋的【无限进化】男人,说话之间右手指腹突然生长出了细小的【无限进化】柳条,那些柳条看似纤细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却能很轻易的【无限进化】刺破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脑壳,进入她的【无限进化】大脑之内,和里面的【无限进化】思想链接在一起。

  丁柳如同一个实验白鼠一样翻着白眼,男人很自信的【无限进化】读取着她的【无限进化】思想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片刻之后,却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怎么回事,她的【无限进化】记忆被一种更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空间力量给阻隔住了,什么都看不出来。”男人读取失败之后似乎在自言自语,又似乎在和周围的【无限进化】某个人说话,“要不你来试试,我的【无限进化】能力有限。”

  男人说话之间直接把丁柳抛到了高空之上,而空几个柳条如同人类的【无限进化】手臂那样灵活的【无限进化】把她给接住,随后那些手臂粗细的【无限进化】枝条上面又伸出了几只毛细血管一样纤细的【无限进化】枝条,最后通进了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脑内。

  片刻之后,似乎那枝条也没读取出任何的【无限进化】结果,最后竟然直接划开了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天灵盖,让她的【无限进化】大脑暴露于空气之,再之后,天上的【无限进化】突然劈下了一道雷电一样的【无限进化】电磁波,直接击了那裸露的【无限进化】脑于。

  在这一刻,丁柳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疯狂的【无限进化】抽搐了起来,那空的【无限进化】脑波似乎在用非常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力量在提取着她存在于右脑的【无限进化】极易,以至于她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住那巨大的【无限进化】能量,要崩溃开来了。

  但是【无限进化】——

  仍旧是【无限进化】片刻之后。

  “你说摹疚尴藿裤也不行?喔,这些人来自非常神秘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呢”眼镜摹疚尴藿啃“自言自语”了一阵之后,走向了那“血腥左手”的【无限进化】其他队员,“能说说摹疚尴藿裤们来自哪里吗?”

  “无法说,先生。”面对比自己强大无数倍的【无限进化】人时,就连这些平日凶残的【无限进化】家伙都不得不露出一脸的【无限进化】恭敬,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我们不想说,是【无限进化】不能说,我们来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会封住我们的【无限进化】口,无论以何种方式,我们都不能透露出身份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

  “那你们岂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没有用了?”带着眼镜的【无限进化】清瘦男听到那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回答之后,盯了一下他的【无限进化】眼睛,随后判断出他没有在说谎。

  再之后——他直接走到对方面前,伸手一划,那说话男的【无限进化】头颅就直接被齐整的【无限进化】切割掉抛向了脑后。那地上蜿蜒的【无限进化】柳条借助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脑袋,破碎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脑壳,取出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大脑,柳条枝上,又盛开了一朵鲜花。

  杀人如同摘果一般,清瘦男人杀了第一个人之后,又走向了第二个“血腥左手”的【无限进化】成员,如法炮制,一个脑袋再次被摘了下来。

  “希望你们能在我杀光所有人之前,说出点我感兴趣的【无限进化】内容。”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