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十七章 聪明
  “什么?”李青听到小孩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万万想不到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对方竟然能一语的【无限进化】,这在先前的【无限进化】任务世界,是【无限进化】从来没碰到过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先前的【无限进化】任务世界里,他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没碰到过厉害的【无限进化】人物,斯维因这个人无论从智慧上还是【无限进化】实力上都是【无限进化】非常了得的【无限进化】大人物。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几次接触,从来没见他疑惑过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份,死亡空间给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份从来没被人怀疑过——唯独这一次。

  这小孩竟然开口就问出了让人不能接受和无法想象的【无限进化】话。这个不能接受和无法想象是【无限进化】对双方而言的【无限进化】——任务世界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自成体系逻辑通顺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,更何况这场任务还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真实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。这也即是【无限进化】说,里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人物一般来说世界观是【无限进化】很稳定的【无限进化】,很难接受难以解释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。

  比如李青第一个遇到的【无限进化】原住民段栋,李青一路上问了他很多无厘头的【无限进化】问题,他自己心也有疑惑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还是【无限进化】很难接受李青自称的【无限进化】“穿越者”身份,只把那当个笑话听。

  这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真实的【无限进化】世界,和李青所生活的【无限进化】现实世界一样,就算一个人站在你面前告诉他自己是【无限进化】穿越者,而且他身上确实也有很多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特征,你也很难相信同理,人是【无限进化】很难打破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常规认知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这个小孩却怪异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下问出了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份。

  只因为他所说的【无限进化】气息怪异和装备材料问题。

  由此李青可以推断的【无限进化】出这小孩对自己是【无限进化】多么的【无限进化】自信——他认为怪异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那就一定是【无限进化】怪异的【无限进化】;他认为装备材料不属于这个世界,那就百分之百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来自这个世界。这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种极端的【无限进化】自信,极端的【无限进化】自信才能打破常规认知,因为他认为自己判断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就是【无限进化】绝对对的【无限进化】——那材料确实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来自于地球的【无限进化】任何一个地方,那他们就有可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来自于地球。

  这种强烈的【无限进化】自信感让李青感到有些疯狂,但同样李青也知道,有这种自信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不是【无限进化】疯——就是【无限进化】绝对的【无限进化】天才。

  “你……是【无限进化】谁?”李青也低头上下打量着那个孩。

  “我叫四号,你可以叫我老四,我还没想好自己要叫什么,而且名字只是【无限进化】代号,叫什么无所谓。不想叫我‘喂,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叫老四就行。”孩抬头看着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眼睛,“我回答你的【无限进化】问题了,我的【无限进化】呢?”

  “我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李青也点头。

  “嗯。”小孩点头,没有惊讶,只有思考。三秒钟之后,他又抬头,“你要去北京吗?”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李青再次应答,这次他到没有过于惊讶,毕竟这小孩的【无限进化】判断力太强,他风尘仆仆一看就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本地人,而路过这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人大部分目的【无限进化】地都是【无限进化】北京,这种逻辑聪明点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一下就能推断出来。

  “那我们一起吧,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。”小孩说着话,视线绕过李青,看了他身后的【无限进化】枝枝一眼,“就比如说现在,我就能帮你治疗一下你的【无限进化】朋友。”

  “小孩吹什么牛逼呢?”张勤梁莫名其妙的【无限进化】听两人对话到了这里,终于忍不住上前了一步,“赶紧让道,我们进城还有事情呢。”

  “同意吗?”根本理都不理张勤梁一下,小孩把视线从李青身后收回之后,看向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眼睛。

  “你有把握吗?是【无限进化】否有药品?”李青回应。

  “百分之百的【无限进化】把握,药品我想要,随时有。”小孩非常自信,“相信我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半个小时之后,我能让你的【无限进化】同伴苏醒过来”

  “我操啊,小家伙吹什么牛逼,头儿,你疯了吧,跟一个小孩废……”张勤梁第二次插话终于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没忍住脏口,可是【无限进化】话还没说完,喉咙就梗在了那里,声音戛然而止,似乎被人捏住了咽部一样,随后人就如同没站稳似的【无限进化】,眩晕了一下,原地走了一个八字。

  “怎……怎么回事,头晕了?”晃了一下之后,张勤梁摇着脑袋甩开了眩晕感,眉毛一拧,看向了小孩,“你搞的【无限进化】鬼?”

  “别嚷嚷了,救人要紧。”李青拍了张勤梁一把让他住嘴之后,回身抱起枝枝说道:“我同意你的【无限进化】提议,先救人了吧,她快不行了。”

  “好,跟我来。”小孩也没有废话,直接就在前面领路了开来。

  跟着他在街道上没走几步,就到了一个胡同口,进了胡同之后走进一座废弃的【无限进化】民宅之内,李青就看到了另外的【无限进化】两个小孩,年龄相仿,长相非常接近。

  “三胞胎?”李青看了三个小孩一眼,气质全部是【无限进化】锐利无比,没有一丝孩童应有的【无限进化】感觉。

  “不是【无限进化】,我们三个是【无限进化】同一个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克隆体而已。”先前的【无限进化】老四解释了一句,就让李青把枝枝先放到了床上,随后对着空气说道:“去帮忙找一些消炎药,以前的【无限进化】阿莫西林类型的【无限进化】,找不到的【无限进化】话去野外的【无限进化】丛林取来椰耳草,还有藤刺花,顺便帮我找一些于净的【无限进化】纱布回来,速度快一些。”

  这个小孩说完话之后,另外两个小孩没有动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却感觉而后突然生起一阵冷风——是【无限进化】有人快速离开带来的【无限进化】空气流动。

  “还有隐身人?”李青惊奇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竟然完全没有发现。”李青惊讶万分,一个人站在他身后他却完全没有发现,只能说明那人的【无限进化】隐身技巧太过于高明。刚才他进门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甚至没听见任何呼吸心跳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,也没闻到任何怪诞的【无限进化】气味,如果真算有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此刻等别人离开了,他强化感知之后,才闻到了淡淡的【无限进化】鱼腥味。

  这种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隐身技巧,已经完全能绕开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感知了——说句不好听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如果和那个隐身人为敌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对方要偷袭自己,简直再简单不过。

  “不用想太多,我们会成为朋友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老四看了李青一眼,然后解开了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衣服,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方盒。

  打开盒,李青看到里面是【无限进化】各种精密的【无限进化】试剂,一小条一小条的【无限进化】,每个只有筷粗细手指长,用钢化玻璃试管装着,颜色诡异。而除了这些个试剂之外,还有注射器和一排银针,没动那些注射器,老四拿出银针之后,在屋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于草上点起一点火焰,给银针消毒之后直接就刺进了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。

  一根又一根,长短不一,粗细不同,从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脖颈到腹部,一共刺进去了十几根,这让陈思看得连连皱眉。

  “如果枝枝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因此受伤,你要付出代价。”陈思上前一步道。

  “枝枝?还真是【无限进化】熟悉的【无限进化】名字。”那小孩笑了笑,没有把陈思的【无限进化】威胁放在心上,而是【无限进化】转头看向了李青,“你们去北京是【无限进化】避难的【无限进化】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有什么目的【无限进化】?”

  “嗯……”李青听到了小孩的【无限进化】疑问,心想了一下,最后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摇头道:“不能说。”

  “很诚实,没说没有而是【无限进化】说不能说。”

  “骗你没意义,我已经犹豫了,我思考停顿的【无限进化】那半秒钟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已经告诉你们有目的【无限进化】了吗?”李青看了眼满身银针的【无限进化】枝枝,发现银针刺下去之后,她的【无限进化】呼吸竟然稍微恢复了一些——先前因为身体虚弱的【无限进化】原因,已经几不可闻的【无限进化】呼吸,现在又再次回到了她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上。

  放心了一些后,李青继续道:“告诉你其实也没什么,但毕竟我们还不相熟。”

  “哦,我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,只要跟刘畅和柳树没关系就行了。”老四随意的【无限进化】说了一句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半秒钟之后猛然回头,“还真有关系?”

  他看着李青,眼的【无限进化】瞳孔扩大又缩小了几次,“你们是【无限进化】来找刘畅的【无限进化】吗?”

  “啊?”张勤梁听到这里,真的【无限进化】忍不住惊讶出声了。不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他,这屋里的【无限进化】所有试炼者都在这一刻呆住了,这小孩一开始只是【无限进化】表现出了极端的【无限进化】怪异,后来又表现出了极端的【无限进化】聪明,现在似乎还有预知未来的【无限进化】能力?

  “你……”李青皱着眉头,这次就连他也想不通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任务内容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“你是【无限进化】想问我怎么知道的【无限进化】吗?”小孩眼神没有挪开,“先前只是【无限进化】随意试探,因为我关心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就只有两样,你们只要和这两样没有冲突,我们就可以做朋友。但是【无限进化】随意试探一句之后,在说出刘畅名字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我发现你们所有人——噢,不对,是【无限进化】除了一人外的【无限进化】所有人心跳速率瞬间都上升了75个百分点左右,也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说,我说这句话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你们几乎所有人都猛然加剧了心跳。”

  “这说明刘畅这个名字你们是【无限进化】认识的【无限进化】,而且从我口说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你们很惊讶,这句话刺激了你们的【无限进化】交感神经让你们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分泌了茶酚胺。这可以⊥我确定两件事情,第一,你们确实跟刘畅有关;第二,我们确实是【无限进化】偶遇的【无限进化】,而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某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刻意安排;第三,那边站着的【无限进化】那个最狼狈的【无限进化】男人,应该不是【无限进化】跟你们一伙的【无限进化】,你们是【无限进化】后来认识的【无限进化】,因为只有他刚才心跳没有变化。”

  老四说完这句话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扫视了一眼所有人,“你们说,我的【无限进化】推断正确吗

  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最后一句问话,让所有人都陷入了良久的【无限进化】沉默。

  所有人,除了震惊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震惊。

  包括李青在内。

  谁都没想到,在这场任务世界,随随便便碰到一个小孩,都可以是【无限进化】这么变态的【无限进化】人物。

  直到良久之后,房才响起了张勤梁那因为情绪不稳定而有些发颤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:“头儿,这家伙似乎比你……更聪明呢”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