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二十三章 暴雨空间

第二十三章 暴雨空间

  “怎么那么倒霉,一下午都没出现的【无限进化】坦克这会突然就晃到了这里来?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我拿了胆汁这种额外奖励之后,必须要追加一定的【无限进化】难度才显得任务世界的【无限进化】公平合理?”看到那巨大身影的【无限进化】瞬间,李青脑先是【无限进化】蹦出了两个莫名其妙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,随后这窜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就被来自死亡的【无限进化】紧张和压迫感所取代,那坦克在转角处现身之后,抬头就看到了正在绳半截处晃荡的【无限进化】李青,随后一声大吼从它的【无限进化】口传出。

  呼————!!!

  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吼声如同虎啸山林,那声音带着劲风扑面而来,彰显出了那吼声所有者的【无限进化】强大肺活量。

  隔着几十米的【无限进化】距离,李青似乎都能闻到那坦克的【无限进化】口臭,没来得及想那高生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来死亡空间之前没有刷牙,那坦克吼声之后就原地向着李青所在的【无限进化】方向冲了过来。

  手脚并用,如同猩猩一般的【无限进化】奇怪移动方式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由于力量的【无限进化】强大和步幅的【无限进化】宽广,速度竟然是【无限进化】飞快,眨眼之间就越过了十几米的【无限进化】距离,随后在这助跑之下原地一跳,竟然跳起了十几米高,空呈现抛物线形状的【无限进化】就向着李青“砸”了过去。

  如果被坦克那结实的【无限进化】身型砸结实了,以李青那七十血量的【无限进化】体质肯定一下就成了肉饼。

  来不及有任何细想,在半空之,李庆久原地身体蜷缩对着墙壁一个侧蹬,借力之下就向着斜下方飞了出去,空

  >

  和那坦克错开身型,李青手上的【无限进化】绳竟然没有松开,由于坦克的【无限进化】滞空点比他高,所以空那巨大的【无限进化】身形直接就撞在了李青所握的【无限进化】绳上,撞断了绳的【无限进化】同时,竟是【无限进化】给了李青第二次空借力的【无限进化】机会,他空身影一顿一荡,如同空接力一般加速横向飞出,在这强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力量之下,竟然直直三十多米的【无限进化】距离,直接落在了院外面。

  而那坦克则是【无限进化】直接砸碎了自己落脚的【无限进化】墙壁,撞进了三楼的【无限进化】回廊之内。

  下面倒数第二个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申如意,看到这种情况,赶忙也是【无限进化】翻过围墙,和外面摔了个头破血流的【无限进化】李青一起,冲向的【无限进化】下水道的【无限进化】方向。

  而身后依旧是【无限进化】坦克的【无限进化】吼声,隐隐约约的【无限进化】,还有汽车摹疚尴藿壳么大的【无限进化】水泥块飞来——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由于刚才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精密计算,两人一个错开之间已经拉开了五十米的【无限进化】距离,而且他人已经到了围墙之外,坦克就算速度再快也追不上了。

  因为院外不远处就有一个下水道入口。

  两人并行的【无限进化】进入先前选好的【无限进化】下水道之,这才算松了一口气——适应了周围的【无限进化】黑暗之后,李青看了一眼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状态,经过刚才那一下,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血量降低了十几点,如果放在第一个场景,这下就重伤了——毕竟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,横向从三楼飞出三十米远摔到地上,不死也残了。

  不过好在李青现在体质得到强化,而且由于力量和敏捷属性的【无限进化】原因,他在空能保持很好的【无限进化】平衡感,所以摔的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很严重。

  “头儿,那坦克怎么会突然就出来了?”进到下水道之,申如意松了一口气,在这安静的【无限进化】环境,除了他,没有人会给李青更多的【无限进化】关注和关心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李青摇了摇头,看了眼前面已经迫不及待开始行动的【无限进化】其他人,“走吧,跟上去再说。”

  小队在黑暗的【无限进化】环境前进着,所有人都在不自觉的【无限进化】加快着步伐,似乎怕头上的【无限进化】坦克突然钻进这狭小的【无限进化】下水道一般,在李青进入下水道之前,他们就已经行进了一段距离,恐惧催促着脚步快速的【无限进化】前行着。

  自从得知队员可能变成坦克之后,小队之间的【无限进化】气氛就变得非常诡异,本来就话语不多的【无限进化】小队更是【无限进化】沉默寡言,在这黑暗的【无限进化】下水道之,只剩下了水滴声和队员们脚步踩在潮湿地面上的【无限进化】“啪叽”声。

  “啪叽”“啪叽”,如同时间秒针的【无限进化】转动,有韵律而且急促,人在紧张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之下步履总是【无限进化】显得机械化,在这沉闷的【无限进化】气氛之,小队安静而快速的【无限进化】在地下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【无限进化】街区,最后终于是【无限进化】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之内——这里已经是【无限进化】路的【无限进化】尽头了,在地下四通八达的【无限进化】下水系统里面,一个路的【无限进化】尽头,四周没有分叉口,就表示已经到达城市的【无限进化】边缘了。

  “草他妈的【无限进化】,都憋闷着不说话真是【无限进化】不舒服,连申如意都没话了。”到了下水道尽头之后,张勤梁在地上啐了一口痰率先走了出去,窨井盖一打开,李青就听到了外面风“呼呼”叫的【无限进化】风声倒灌进了井盖之内。

  张勤梁打开窨井盖之后,勾出头看了看,发现自己眼前不远处就有一双人脚,人脚穿着一双运动鞋,脚踝以上裸漏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部位已经腐烂,而那双脚还在自顾自的【无限进化】走动着。探出头就看到这个,憋屈了一路的【无限进化】张勤梁二话不说就伸手抓住了那对肮脏的【无限进化】脚踝,然后用力一拖,就把井盖外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丧尸拖倒在地,然后脚下一个用力从窨井盖之跳了出来然后半空之膝盖卷曲,一下跪在了那被他拉倒的【无限进化】丧尸的【无限进化】后脑勺上,登时跪了一个脑浆四射。

  清理了外面的【无限进化】唯一一个丧尸,队伍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一个个的【无限进化】从井盖之爬出,然后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灰湖城镇的【无限进化】边缘,这里见不到太多的【无限进化】丧尸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大风却从废弃的【无限进化】农田旷野吹来,没有了建筑物的【无限进化】遮挡,有愈\>

  >

  14愈烈之势。

  “大暴雨啊!”迎着风的【无限进化】方向申如意的【无限进化】头发被吹成了大背头,他看着头上的【无限进化】已经凝结成块状的【无限进化】乌云自顾自的【无限进化】说着话,天色此时虽然才是【无限进化】下午五点左右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已经黑的【无限进化】像黄昏一般,大风呼呼的【无限进化】吹进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嘴里,让他的【无限进化】话有些走音,“赶紧走吧,也没什么避雨措施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申如意脱掉了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衣服,把猎枪包裹了起来——一会如果真下起雨来,这东西可不能沁水太久,不然有可能卡壳,弹受潮了也可能不好使。

  他身上最后的【无限进化】王牌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这把猎枪和那发弹,李青交代过他要用到重要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重要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以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智商能想到的【无限进化】就是【无限进化】——暂时能保证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,到重要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千万不能突然卡壳不能用。

  “我记得地图上灰湖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个方向。”在申如意包枪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特种兵在狂风之眯起了眼睛,然后校准了一下方向,很显然对于一个特种兵来说,除了辨认天气,路线记忆也是【无限进化】常规功课——他指的【无限进化】方向和李青脑的【无限进化】路线一致,分毫不差。

  “嗯,行动吧。”队伍有人应了一声,然后十三个人就顶着风稀稀拉拉的【无限进化】走向了东南方。

  那个方向没有公路,很显然想要通过大路走进灰湖,是【无限进化】需要绕行的【无限进化】,这对于没有汽车的【无限进化】众人来说是【无限进化】不现实的【无限进化】,所以十几人在镇边没走几百米,就来到了那废弃的【无限进化】农田之内,农田里种着玉米,也有四仰八叉的【无限进化】小路。

  “你确定你能在这里认准方向。”美国收获玉米的【无限进化】季节是【无限进化】七八月份,显然现在的【无限进化】玉米还没有成熟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玉米虽然没有结穗秸秆却已经长出了一人多高,来到这里之后,白领女就皱了皱眉头对着特种兵问道。

  “你如果不相信我,可以选择离开。”特种兵此刻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也不像前两天那么好了,“队伍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况你应该也知道,大家在一起的【无限进化】意义已经不大,想跟着这条路行进的【无限进化】,就跟着我,你认为能通过公路走到灰湖,我也不再劝阻,说不定在公路上你还能碰到废弃的【无限进化】还能使用的【无限进化】汽车比我先到营地呢。当然,也可能碰不到让你彻底失去前往营地的【无限进化】机会。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你的【无限进化】运气好坏与否,这些都是【无限进化】你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从现在开始,我的【无限进化】决定只代表我自己。”

  特种兵说了一句,就不再言语,自己拎着刀砍断了一根斜插过来的【无限进化】玉米杆后,继续前进。

  而白领女在这吃了个瘪,本想再顶几句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想了想自己处境之后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闭了嘴。而后队伍更加沉闷的【无限进化】行进了起来。

  农田遮挡了视线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好在这里面丧尸很少,偶尔能看到一两只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不知道是【无限进化】从哪游荡过来的【无限进化】,虽然玉米杆遮挡了视线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机警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们并不像是【无限进化】游戏里那般会让丧尸突然出现在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身边——在玉米丛移动,丧尸总能发出一些不一样的【无限进化】响动,这些响动总能给人们一些声音上的【无限进化】提示。

  但凡听到声音,大家一般都绕开那里,绕不开就解决掉那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丧尸。

  只是【无限进化】在众人行进的【无限进化】途,周围的【无限进化】风声却是【无限进化】越来越大,就在众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听觉快完全被风呼啸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灌满时,雨点也终于从天上砸落了下来。

  豆大的【无限进化】雨点,蚕豆大小,从天上先是【无限进化】试探性的【无限进化】滚落了一两颗,随后倾盆大雨就从乌云之上倾泻而下,哗啦啦的【无限进化】根本分不清楚了雨点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水柱,和国夏天那种突然来临的【无限进化】暴雨一样,又急又快,说下起来,根本没有道理。

  在这种雨量之下,天色也整个黑暗了起来,仿佛雨水和乌云遮挡了天上最后一丝夕阳余韵,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。李青睁开眼睛只感到到雨水如同洗澡一般浇满了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全身同时冲刷着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眼球,在他周围除了能听见“哗啦啦”的【无限进化】水声之外满世界什么也听不见,仿佛封闭空间一般的【无限进化】压迫感,让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惧。

  这种恐惧就好像把一个人关到了一个绝对黑暗的【无限进化】地下室,把他隔离到了世界之外,这种感觉李青很熟悉,因为他每一个被他带回去的【无限进化】仇人,都享受过这种待遇,而他五岁之后人生的【无限进化】每个夜晚,也都同样幽闭的【无限进化】可怕。

  仿佛是【无限进化】为了配合雨水和黑暗突然来临的【无限进化】恐惧,一个丧尸猛然向着李青背后扑来——他不知道是【无限进化】从哪个玉米杆丛钻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,但却恰好抓住了李青分神的【无限进化】这一刻,利用雨水和黑暗的【无限进化】掩护,一下来到了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身后,双手推向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肩膀,牙齿对准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大动脉,狠狠的【无限进化】咬了下去。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