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二十八章 闭眼

第二十八章 闭眼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女妖!”周围的【无限进化】风雨声很大,不但能见度低,耳朵能听到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也很近,毕竟豆大的【无限进化】雨点打在耳朵边的【无限进化】“劈啪”声,还有周围呼啸的【无限进化】风声以及雨水冲刷地面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,都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么的【无限进化】吵闹。

  所以,但凡能听到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——就必定离身边很近,就算是【无限进化】女妖那凄厉的【无限进化】哭声都不例外。

  当李青听到这声音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立刻止住了身型,全神贯注的【无限进化】张望着周围,然后就在雨夜之看到了一个懊恼的【无限进化】身影。

  那身影正在黄晃动着,双手捂着脸不断的【无限进化】发出凄厉的【无限进化】惨叫,似乎一个人正在不但重复回忆着痛苦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,在雨夜之,女妖并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在原地一动不动的【无限进化】,而是【无限进化】如同喝醉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一般,捂着脸摇摇晃晃的【无限进化】不断走动——而运气似乎有些不好的【无限进化】,那女妖行进的【无限进化】方向,正是【无限进化】众人立足之地,而由于能见度的【无限进化】关系,李青能看到对方就代表着对方离这里已经不足十米了。

  而且这还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最让人心悸,最恐怖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——李青在抬眼看到女妖的【无限进化】同时,女妖通过捂脸的【无限进化】指头缝,也看到了李青。

  画面似乎在这一刻有了刹那间的【无限进化】定格,女妖在看到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瞬间竟然停止了哭泣,眼慢慢露出了惊恐。

  “别动,都别动。”女妖看到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同时,张勤梁就想抡斧头做进攻的【无限进化】态势,丁坤也立刻想举盾牌防守,而申如意更是【无限进化】想转身逃开。不过这些动作

  >

  都被李青那刻意压低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制止了,“都别动,这玩意儿我们跑不赢,而且她的【无限进化】嗓门比丧尸更大,她一声尖叫下去,我们都得玩完。”

  女妖看向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眼神越来越恐怖,而在这瞬间,李青猛然想到了什么,随后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闭上眼睛,平稳呼吸,不要露出紧张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。”在李青用眼皮隔绝了双方对视的【无限进化】同时,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。

  “闭眼?等死?”张勤梁听到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话有些不解,正想询问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看到旁边的【无限进化】丁坤和申如意都照做了,随后想到现在的【无限进化】处境——跑不掉,打不过,对方还会叫人,横竖是【无限进化】死,也就闭上了眼睛。

  他心是【无限进化】没有多少害怕情绪的【无限进化】——张勤梁是【无限进化】真正视死如归的【无限进化】那种人,所以当他闭上眼睛之后,毛孔舒张,身体没有丝毫的【无限进化】紧张感。

  而时间就这么在四人闭眼之后慢慢过去,周围只剩下雨水和风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,这些声音在寂静的【无限进化】夜空如同催命曲,让人心慌。

  此时此景,四个人,站在一个女妖面前,周围是【无限进化】成百上千的【无限进化】丧尸,雨夜之,女妖那橙黄色的【无限进化】眸在盯着你看——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,恐怕早就吓得尿崩了,可是【无限进化】三人之,只有申如意皮肤上起了鸡皮疙瘩,剩下的【无限进化】三人,真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闲庭自若。

  时间一秒一秒的【无限进化】过去……直到李青再次听到了女妖的【无限进化】哭声,心头也真正安定了下来。

  女妖看了李青几人足足一分多钟,发现对方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可怕的【无限进化】事物之后,重新捂上了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脸,然后一边哭一边又哼着一种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儿歌,最后声音逐渐远去,消失在了风雨交织的【无限进化】幕布之后。

  而也就在那声音消失的【无限进化】同一时间,李青四人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哎哟我操,这玩意儿竟然走了,太**牛逼了!”张勤梁听到女妖远去,嘴里发出了兴奋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——他虽然不怕死,但不代表他就\u

  >

  60f3死。

  “头儿,你太厉害了,你怎么知道闭上眼睛女妖就不会攻击你的【无限进化】?”申如意也十分兴奋,死亡的【无限进化】恐惧远离之后,他毛孔霎时张开,重负之后的【无限进化】轻松让他有了些许精神上的【无限进化】虚脱。

  “解释起来太复杂,我们先离开再说吧?”李青看到女妖走后,也放松了一些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他不想浪费时间在没意义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上。

  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显然没得到认同——此时此刻,不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申如意一脸好奇的【无限进化】看着他,就连张勤梁都出声附和,甚至连丁坤都没了离去的【无限进化】打算。

  显然,不满足这三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好奇心,他们是【无限进化】会在接下来的【无限进化】侦查之分神的【无限进化】。看到这样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况,李青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那好,我长话短说,我刚才是【无限进化】在赌运气而已。因为先前已经接触过两次女妖,所以我对这个二号boss有过很多设想——这里虽然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任务世界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我们所见的【无限进化】每样东西应该都是【无限进化】真实而且逻辑自洽的【无限进化】,女妖的【无限进化】哭声和儿歌绝对不仅仅只是【无限进化】为了吓唬人而存在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每样东西都应该有他自身的【无限进化】意义。这点是【无限进化】我在看到跳猫会逃跑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想到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

  “跳猫会做预判性攻击,会偷袭,就说明他有逻辑运动能力,有逻辑运动能力就说明他有一定的【无限进化】逻辑思维——虽然这种思维可能还不如动物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他们本身的【无限进化】存在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比丧尸更加高级,而之后他们的【无限进化】逃跑更是【无限进化】证实了我心的【无限进化】想法。”

  “由此类推,既然跳猫有一定的【无限进化】逻辑思维,那女妖会有应该也不奇怪。之前通过接触的【无限进化】两次女妖应该不难发现,女妖你只要不惊吓它,它不会主动去攻击你。很显然,出了最简单的【无限进化】逻辑运动能力,这种女妖还有一部分残留的【无限进化】人类情感——这种人类的【无限进化】情感和女人有些类似,是【无限进化】残留在大脑之没有全部消失的【无限进化】。她们在异变的【无限进化】过程应该保留了失去神智的【无限进化】最后一刻的【无限进化】那种惊恐,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\u

  >

  662f惊恐——看到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逐渐异化,她们害怕,悲伤,发狂,最后沉浸其。”

  “她们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况跟正在发病的【无限进化】狂躁症患者应该有些类似。”李青说着话,看了一眼张勤梁,“完全沉浸在自己最后残留的【无限进化】情感之,如果你不刺激她,她有可能不会招惹你,而你一刺激她,她就会不顾一切的【无限进化】撕碎那些让她害怕恐惧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。我这么说,你们清晰明了了吗?”

  “非常清晰,头儿说话就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么条理清楚!”申如意听到自己心的【无限进化】疑问被解开,也不失时机的【无限进化】拍了下马屁,“只是【无限进化】头儿,最后时刻你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呢?”

  “眼睛是【无限进化】人最能传递情绪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你们住过精神病院,应该知道在精神病人发病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最不应该做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是【无限进化】什么吧?”

  “与他眼神对视。”张勤梁说到这个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显然很开心,“我发病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谁敢看我,我就打爆谁的【无限进化】脑袋!哈哈……当年在医院没少因为这个被电击。”

  “嗯,不光是【无限进化】人,就算你跟凶猛的【无限进化】动物对视,它会认为你在挑衅它,路遇疯狗,一是【无限进化】不要跑,二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不要看,人也是【无限进化】动物,只要有情感,那眼睛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刺激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最佳途径。”李青说着话,拍了一下左右的【无限进化】申如意和张勤梁,“走,问题解答结束了,赶路吧。”

  “不不不,头儿,最后一个,最后一个问题。”申如意迈开脚步,又激动又惊喜的【无限进化】说道:“那是【无限进化】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我们以后遇到女妖,都可以用这个方法避开?”

  “那得有点运气。”李青说道:“这运气太难了,第一,你和女妖的【无限进化】周围都不能有丧尸,不然你不可能完全不动,第二,就算是【无限进化】同样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况,再来一次说不定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我们死。这种赌大运的【无限进化】做法,就好像我们小学学过的【无限进化】那种遇到熊要装死的【无限进化】办法一样。事实上,人遇到熊如果装死的【无限进化】话……”

  “十有八还是【无限进化】会被熊\u

  >

  4e00巴掌拍死。”

  李青解释完了最后一句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无论如何,也不会再给你们三个好奇宝宝解释任何疑问了——虽然很显然的【无限进化】,申如意甚至张勤梁,都还有话想问。

  不过因为心最大的【无限进化】谜团已经解开,而且周围环境也确实不允许,两人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明智的【无限进化】住了嘴。

  “跟着这老哥混确实不错,以后这大腿我也准备抱了。”队伍又行进了数百米之后,张勤梁莫名其妙的【无限进化】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随后……

  随后众人就看到了湖滩。

  如同地图上画的【无限进化】那般,这灰湖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很大的【无限进化】湖泊,美国有很多很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内陆湖,最大的【无限进化】跟内海都差不多大。在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记忆,现实的【无限进化】美国他没听说过这个叫灰湖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不过这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最重要的【无限进化】,在湖滩之上查看了一下之后,他确定了这湖泊的【无限进化】面积。

  “地图上没画全,这湖非常大,而且应该是【无限进化】活水,连着外河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李青看了一眼沙滩,然后把手伸进一个水洼掏摸了一番后转身指着一个地方说道:“这边有重型车摹疚尴藿侩压过的【无限进化】痕迹,方向是【无限进化】朝那边的【无限进化】,营地应该在那个反向,我们不要接近那里,现在湖滩周围找找有没有乘船,如果有废弃的【无限进化】乘船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那就说明在湖的【无限进化】某个地方,一定还有生还者。”

  “靠谱!”张勤梁听了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笔画了一下大拇指之后,就按照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说法行动了——似乎经过了连番事件之后,这个一字眉大汉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脑回路,把自己那仅有的【无限进化】脑浆安到了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头上,然后肢体听从那个大脑的【无限进化】指挥了。

  队伍没有其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意见,对李青来说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件好事儿,**意味着行动力——小规模军事行动,从来不需要其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意见。

  所以,按照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提议,众人极具行动力的【无限进化】就分散开来尽量规避丧尸集群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然后沿着湖边一点点的【无限进化】搜索,终于在暴雨飘摇,在湖滩边找到了一个被吹飞到这里的【无限进化】残破气垫。

  “看起来像个救生皮艇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已经没气了。”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