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一章 最不容易侦破的【无限进化】杀人手法

第一章 最不容易侦破的【无限进化】杀人手法

  夏天,暴雨。

  一辆黑色的【无限进化】大众途观以匀速行驶在开封小城的【无限进化】街道之上,从市心缓缓到了郊区,然后停到了一个大宅里面。

  宅是【无限进化】那种城乡结合部的【无限进化】房,宽敞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并不如别墅那般的【无限进化】惹人注目。汽车停到这里之后下来了一个穿黑色雨衣的【无限进化】青年男,他下车之后打开了后备箱,然后拖出了一个黑色的【无限进化】麻袋——麻袋口扎得很紧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看起来并不轻,因为青年男一个人从车厢里拖动它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看起来有些吃力。

  即使如此,男仍旧在雨水的【无限进化】庭院拖着麻袋,然后一路拖到了巨大庭院的【无限进化】地下室之外,随后,打开了紧缩的【无限进化】铁门,进屋又伸手打开了漆黑屋的【无限进化】灯。

  啪!!!

  一声脆响之后,带来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明亮,然后伴随着明亮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——恐怖。

  因为屋有三具干瘪的【无限进化】尸体,尸体经过特殊手段处理,已经脱水看不出了本来的【无限进化】模样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能看出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,这三人在临死之前,一定感受到了极大的【无限进化】恐惧,因为在他们残留在脸上的【无限进化】表情,脱水的【无限进化】肌肉还保有那种极度恐惧之后的【无限进化】褶皱和狰狞。

  三具尸体都只剩半截,下半身早已不知去向,只留下了腰身以上的【无限进化】部位摆放在屋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侧,而在三具尸体对面的【无限进化】墙那里,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悬挂着的【无限进化】铁锁链和巨大的【无限进化】“鱼缸”。

  鱼缸足足有一个人大小,\u

  >

  6bd4普通的【无限进化】浴缸还大,里面放满了一种黑红色的【无限进化】液体,看起来狰狞恐怖。

  来到这里的【无限进化】青年男,在屋脱掉了外面穿着的【无限进化】雨衣装之后,就顺手把衣服扔进了那个大鱼缸里,随后“咕嘟嘟”的【无限进化】气泡从里面冒出,仅仅三四分钟的【无限进化】时间后,那完整的【无限进化】雨衣就被腐蚀成了破布片,又过了一两分钟,就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
  确认了衣服腐蚀干净后,青年从外面拖来了那口黑色的【无限进化】麻袋,然后打开了麻袋口拖出来了里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——那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人。

  那人大约有四十多岁上下,西装革履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肥头大耳大腹便便,一副特有的【无限进化】“国领。导人”的【无限进化】模样。

  拖出了这个人之后,青年清瘦的【无限进化】脸上露出了些许的【无限进化】表情,随后他稳住了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情绪,把那人拖到了铁链之下,五花大绑起来,费力的【无限进化】悬挂在了铁链之上——让人垂在了那神秘酸液的【无限进化】半空之。

  做好这一切,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塑料盒,打开盒后,用手指在上面沾了点绿色的【无限进化】膏体,然后站在鱼缸的【无限进化】一脚,扶着墙,把膏体抹在了男人的【无限进化】鼻下方。

  清凉的【无限进化】气味似乎刺激了昏迷男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大脑,在膏体抹到那人鼻下方后没多久,那昏迷之人下意识的【无限进化】挤动了几下眼睛,随后几个痛苦的【无限进化】表情闪过之后,那人清醒了。

  随后门口传来“碰”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声响,青年却是【无限进化】把包边铁门关上了。

  关上铁门之后,青年走到了被悬挂那人的【无限进化】面前,使劲拍了拍他的【无限进化】脸颊:“叫吧,这屋隔音效果很好。”青年话音未落,地下室果然传出了惊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惨叫。

  那被悬挂的【无限进化】男人在睁开眼睛的【无限进化】第一刻,就僵直了身躯。

  没有人在看到那三具狰狞恐怖的【无限进化】半截干尸之后不害怕,尤其是【无限进化】对在路上被人莫名其妙打晕放在这里之后的【无限进化】人来说。

  不过尖叫没有持续太久,那人就用颤抖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组织出了自己来这里之后的【无限进化】第一个成规模的【无限进化】句:“你……你是【无限进化】谁……想怎么样?”

  “我叫李青,想把你做成雕像,或者变成一滩水!”青年站在屋的【无限进化】正,好整以暇。

  “别……别杀我,我给你钱,你是【无限进化】想要钱吧!”大腹便便的【无限进化】男人颤抖着身躯,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那三具表情特别恐怖的【无限进化】干尸,大声道:“我给你钱,我卡里还有170万,密码是【无限进化】295732,现在就能去取,你只要放了我,我保证事后给你筹集更多的【无限进化】钱!十倍,百倍都可以,放了我!”

  “噢,不好意思,我对钱没什么兴趣。”青年男说着话,就在屋走动了开来,然后来到了那三具干尸的【无限进化】旁边,指着其一具说道:“为了避免你再说废话,我先介绍一下这位吧!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脸和眼珠,所以你可能认不太清,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名字叫做韩斌,是【无限进化】个医生。”

  “……”听到青年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大腹便便的【无限进化】年男露出了疑惑的【无限进化】表情。

  “噢,看来你干过的【无限进化】坏事儿太多,已经忘了这个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名字。好吧,没关系,再让我介绍介绍其他两个,兴许你能想什么?”青年男冷哼着笑了下,然后指着另外俩尸体分别道:“这俩,一个叫方涛,一个叫魏国栋,想起什么没?”

  “……”听到这俩名字,先前一脸恐惧迷惘的【无限进化】年男,脸上终于慢慢的【无限进化】变了色,似乎回忆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些东西被激发了出来,让他脸上的【无限进化】肥肉疙瘩都拧在了一起,“你是【无限进化】,你是【无限进化】……”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,我是【无限进化】那个女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儿。”青年男低头,“因为亲眼看到了自己母亲内脏被掏出来后的【无限进化】情景,所以这些年来,我几乎没睡过好觉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不能杀我,我那也是【无限进化】迫不得已,我……”青年男听到这里,似乎感觉事情已经没了转机,再次看了一眼那三具干瘪的【无限进化】半截尸体,西装的【无限进化】裤慢\>

  >

  2的【无限进化】浸湿了开来。

  “迫不得已,因为找不到匹配的【无限进化】内脏,就强行征用别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吗?”青年清瘦的【无限进化】脸上慢慢的【无限进化】更加苍白了,“带着我母亲的【无限进化】一颗肾脏,这些年,你过得还好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年男结巴了两声,就想挣扎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却发现自己身上麻醉的【无限进化】效果还没有完全丧失,身上丁点力气都使不出来。

  这让他陷入了更大的【无限进化】恐惧。

  “你不能这么做,你这么做,你也好过不了,你以为杀了我就能逃过警。察的【无限进化】追捕吗?你早晚也会死的【无限进化】!!!”恐惧会让一个人杰斯底里,绝望之下,肥胖男人面色狰狞的【无限进化】喊着,“你也会死!”

  “呵呵,说实话,这些年来,我也从没体会到过活着的【无限进化】感觉,所以我不怕死。”青年笑道:“而且也请你放心,我不会死在警。察手里。福尔摩斯的【无限进化】作者柯南道尔曾经说过一句话,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杀人案。件最难侦。破吗?”

  “是【无限进化】随机杀人!没有目击者的【无限进化】雨夜随机杀人,没有杀人动机,没有目击者,雨水会冲走所有作案的【无限进化】痕迹,噢,这些条件我都满足了!”

  “杀人动机是【无限进化】你帮我掩盖的【无限进化】,感谢当年做的【无限进化】那些手脚,我母亲的【无限进化】死亡定性是【无限进化】自杀,而且……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,自杀的【无限进化】过程跟你完全没有一丁点的【无限进化】关联,所以,我们彼此来说,完全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陌生人。我没有杀人动机,而且你放心,我做事儿干净利落,这三具你当年聘请的【无限进化】伙伴,都已经死了这么好几年了,你看到有人破案了吗?”

  “没有动机,没有线索,就不存在逻辑和推理,就算是【无限进化】福尔摩斯亲临,我也不相信他还能无生有不成?”青年说话语速越来越快,脸色也越来越苍白,“所以,你今天必须死,死了之后我会把你的【无限进化】尸水冲进马桶里,然后世界会更加清白!”

  青年说着话,猛地撇断了他手边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具干尸的【无限进化】手指,然后隔空丢进了年男下方的【无限进化】水缸里。

  手指进入水缸,然后里面迅速冒出了气泡,那深红色的【无限进化】液体在接触手指之后,慢慢溶成了淡绿的【无限进化】颜色,随后在1分钟之后慢慢变黑了一块,最后整个手指在十分钟之内彻底溶进了液体之——连个骨头渣都没剩。

  “噢,Cr6+被还原成Cr3+了,我制作的【无限进化】铬酸效果是【无限进化】非常棒的【无限进化】!”青年男说着话,盯紧了那男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双眼,“一会,我会慢慢的【无限进化】放下锁链,一厘米一厘米的【无限进化】放,然后让你清清楚楚的【无限进化】看到,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是【无限进化】怎么一点点被腐蚀掉的【无限进化】,那种感觉……啧啧,也肯定会让你对过去的【无限进化】罪行,有些微的【无限进化】救赎吧!”

  “求求你,求……”男人听到青年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装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色厉内荏也终于被完全粉碎,绝望之下,只剩下了几乎无意识的【无限进化】求饶之声。

  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没理会他,李青慢慢的【无限进化】走到水缸之后,拉下了一个阀门,然后铁链就开始“嘎嘣”“嘎嘣”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丝丝的【无限进化】下落着,每向下移动一厘米,都发出了令人心悸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。

  每下降一次,男人的【无限进化】身体就不自然的【无限进化】抽动一次。

  而李青在做完这一切后,就从怀掏出了一个IPAD,放在了对面墙干尸的【无限进化】前面,利用干尸的【无限进化】手臂立起了平板电脑,电脑上的【无限进化】屏幕上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个女人的【无限进化】照片——女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模样和青年有几分相似,站在一簇花丛之前,照相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笑颜如花。

  放好了母亲的【无限进化】照片,李青关上的【无限进化】房间的【无限进化】灯,只剩下了IPAD那微弱的【无限进化】光亮。亮度虽小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在人类逐光的【无限进化】天性下,那成为了唯一能吸引人视线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。

  “对着我母亲的【无限进化】照片好好认罪吧。”

  丢下了这句话,李青“碰”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声摔上房门,然后离开了地下室之。

  外面依旧大雨磅礴,“哗啦啦”的【无限进化】雨声,瞬间冲散了刚从门缝勉强挤出来的【无限进化】最后一丝求饶和惨

  >

  叫。

  只身站在雨夜之,李青足足洗刷了十几分钟之后,才咽下最后一丝哽咽。最后面色依旧平静的【无限进化】走进了庭院的【无限进化】其他房间里面。

  和恐怖的【无限进化】地下室不同,庭院其他房间之并没有丝毫的【无限进化】另类。打开房门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一间客厅——典型的【无限进化】单身男的【无限进化】客厅,有些杂乱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却不会过分的【无限进化】杂乱——因为男人的【无限进化】屋里摆设总是【无限进化】很少,只有简单的【无限进化】家具和电器——其他一概没有。

  脱了鞋,李青穿着**的【无限进化】衣服来到了洗手间,然后一遍又一遍的【无限进化】给自己洗手。

  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手上很多破口,而且手上皮肤有些透明的【无限进化】过分,在李青几次搓揉之下,又是【无限进化】掉下了一大张手皮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他恍然不觉,仍旧伴随着鲜血的【无限进化】淋漓,一遍又一遍的【无限进化】洗手,直到自己满意了之后,才回到了房间之。

  坐在黑暗的【无限进化】卧室之,李青靠着墙,眼神有些迷离——确切的【无限进化】说,是【无限进化】那种坚持了许久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做完之后带来的【无限进化】那种瞬间的【无限进化】迷茫。而也就在李青瞳孔慢慢扩散开来,视线找不到聚焦点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他桌上的【无限进化】手提电脑却突然自己亮了起来,莹莹的【无限进化】光亮照满了整个空间。

  几乎是【无限进化】瞬间就下意识的【无限进化】向着电脑屏幕看去,李青却看到了一个木偶——一个眼神恐怖,有着奇异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海发型,颧骨突出老高的【无限进化】木偶。

  在李青眼神和木偶接触的【无限进化】瞬间,木偶竟然开腔说话了。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