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进化 > 无限进化 > 第八章 智慧的【无限进化】区别

第八章 智慧的【无限进化】区别

  坐着电梯似的【无限进化】城内交通管道七拐八拐了一番之后,李青和申如意终于找到了一处热闹而脏乱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。

  这地方是【无限进化】由一个巨大的【无限进化】广场和各种地下商店组成,人很多,没有住宅地,闹哄哄的【无限进化】,什么人都有——黑面孔的【无限进化】,白面孔的【无限进化】,黄种人,还有长相非常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硅基生命掺杂其。

  在以前的【无限进化】地球是【无限进化】找不到这种地方的【无限进化】,有点像集市,又比任何集市都乱,如果硬要比喻的【无限进化】话,这更像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——狗市儿和黑市的【无限进化】聚合地。

  李青是【无限进化】在半空坐管道交通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看到这块地的【无限进化】,当即就下来了,因为在先前乘坐管道交通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他发现其他人类手上都有一种晶卡,应该是【无限进化】刷电货币的【无限进化】。他没钱,全身上下就一破衣服还有一把匕首,而且看情况这种电货币在这里也已经普及了——所以,他必须找到一个像这种的【无限进化】,类似黑市交易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因为如果真的【无限进化】有以物易物或者实物交易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那这里就是【无限进化】唯一的【无限进化】可能性。

  因为——游离于法律之外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,是【无限进化】不刷卡的【无限进化】——古今外亦然!

  “这儿真他妈的【无限进化】热闹。”申如意来到这里之后,发现所有在这里晃荡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眼神都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善类,而头顶之上,更是【无限进化】有很多眼球形状的【无限进化】机器人在四处漂浮着——那些眼球机器人,会监事这里每个路过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而那球型下面安装的【无限进化】激光炮管则似乎在警示\u

  >

  7740所有人——不要闹事儿。

  和申如意的【无限进化】紧张不同,李青在这里却是【无限进化】感觉很自如,一路走去,十分钟之内就看到了三场械斗,有的【无限进化】人脑袋被砸开了花,有的【无限进化】人被当街扯裂了身,他甚至看到有几十个人在用一种奇怪的【无限进化】带着电流的【无限进化】兵器围殴一个神族“叉兵”,然后在付出了二十多条人命的【无限进化】代价后,终于干晕了那家伙。

  而这一切,那头顶的【无限进化】眼球机器人都视而不见,现场一片混乱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人们却始终没有拿出任何的【无限进化】热兵器。

  “前面应该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赌场了!”在周围嘈杂的【无限进化】声音,李青找到了一个酒馆似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——城里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切都是【无限进化】钢铁造就的【无限进化】,那酒馆也一样,招牌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刀叉的【无限进化】组合,下面是【无限进化】个盘,至于招牌上写的【无限进化】什么——李青不认识。

  “走。”李青拍了下那边还在看那群暴徒掏硅基生命“晶核”的【无限进化】申如意,两人一前一后的【无限进化】进到了那酒馆之内。

  咔哧!

  身后的【无限进化】自动门一开一合之后,就隔绝了外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切喧闹,随后李青就闻到了扑面而来的【无限进化】酒气和汗味。

  “喝点什么,还是【无限进化】玩点什么?”看到李青两人进门,一个穿着暴露的【无限进化】金发女郎走了过来,

  女人依靠着钢铁门框,手臂交叉在胸前,把她那似乎人工制造的【无限进化】36E**房给托举了起来,篮球似的【无限进化】摆在了两人跟前。

  “来两杯果汁,苹果味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李青随意说了一句之后,看向了酒吧里面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巨大的【无限进化】牌桌,随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块金表和金戒指,“帮我换点筹码。”

  “好的【无限进化】先生……”接过李青递来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金发女郎放在灯光下照了照发现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假货之后,就转身离去了。

  酒吧里人不少,嘈杂的【无限进化】厉害,而似乎是【无限进化】为了防止混乱,这里的【无限进化】酒吧灯光并不昏暗,借着白炽灯的【无限进化】光芒,李青在等待筹码的【无限进化】同时,看向了那边的【无限进化】赌桌。

  “你那东西\u4

  >

  ece哪弄来的【无限进化】?”看到周围没人,申如意压低声音,口露出了好奇。

  “捡的【无限进化】。”李青回答,然后凑近了赌桌一些,透过人缝,看到桌上玩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种卡牌类游戏,跟十三点什么的【无限进化】有些相似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卡片上没有数字,大多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些虫族的【无限进化】士兵,也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种相生相克算牌类游戏。

  “哪捡的【无限进化】?”对桌上的【无限进化】卡牌似乎没什么兴趣,聒噪的【无限进化】申如意继续着他的【无限进化】喋喋不休。

  知道自己如果不解释清楚是【无限进化】无法堵上旁边这位的【无限进化】鸟嘴,所以李青无奈的【无限进化】继续道:“刚才,那群人在围殴那个硅基生命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不是【无限进化】很多人被扯裂了吗?我就是【无限进化】趁乱捡的【无限进化】,有几个小半截身向我这边飞过来了,我就顺手牵羊了……”

  “我靠,你反应够快的【无限进化】啊哥们,打得那么激烈,谁都在看那边,你竟然在我一转眼之间就顺了几个东西,厉害厉害,小弟佩服!”申如意一脸皮笑肉不笑,而李青看到他这个表情,突然也想到了什么。

  是【无限进化】关于刚才自己反应速度的【无限进化】……更是【无限进化】关于自己强化方向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其实从那木偶人让自己选择药剂的【无限进化】那一刻起,李青就感觉到智慧方面的【无限进化】强化,可能是【无限进化】最没有直观利益的【无限进化】,而且智商这东西,说到底只要达到了正常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水平,你比普通人高多少,还真不好计算。

  打个比方,如果爱因斯坦来这里,或者一个普通人来这里,短期内区别并不大——或者说,两个人在一起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普通人也分不清哪个人智慧更高一筹。

  智力这个东西,甭说别人,就算是【无限进化】自己对自己,都不会有个直观的【无限进化】判断。

  就和李青一样,他说是【无限进化】强化了五次智慧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直到进到这世界里之后,他都没有什么很明显的【无限进化】感觉。

  不像是【无限进化】“力量”“敏捷”等身体属性,握拳咯吱响一蹦三尺高,瞬间就能对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成长有个判断。

  智慧不是【无限进化】的【无限进化】,\u9

  >

  03些脑一下明朗的【无限进化】感觉李青没有,智慧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很玄乎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它本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思考的【无限进化】工具,一个工具,你不使用的【无限进化】时候,是【无限进化】没有什么感觉的【无限进化】。先前一直在逃命,而刚才经过申如意的【无限进化】提醒,李青似乎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和以往不一样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。

  智慧和力量一样——分为很多种,有小聪明,有大智慧,有的【无限进化】人临机应变能力强,而有些人大局观和逻辑思维能力更好,有人对别人的【无限进化】思考方式会有一个更明确的【无限进化】揣度(也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所谓的【无限进化】情商),有些人会对自己有更准确的【无限进化】判断(也就是【无限进化】所谓的【无限进化】自我认知)。

  卡车的【无限进化】钝力和赛车的【无限进化】迅捷之力不同,智慧也有机智和大智之分。

  先前的【无限进化】李青虽然认为自己不笨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机智方面非常有欠缺,他擅长的【无限进化】是【无限进化】逻辑思维,把一件事情翻来覆去的【无限进化】思考,最后决定好一个准确的【无限进化】套路。放在战争里,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统帅而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一个擅长小规模机动作战的【无限进化】队长。

  对事情瞬间的【无限进化】反应力,非常有欠缺。

  而现在经过申如意的【无限进化】提醒,李青猛然发现,自己在刚才那场混乱之,在肢体飞舞的【无限进化】一瞬间,在混乱的【无限进化】场景,他一瞬间就做出了对局势最直观的【无限进化】判断,分析到自己所缺钱财的【无限进化】事实,随后卡在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的【无限进化】一刻,卡在身边人视线的【无限进化】盲区,顺手就摸走了眼前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。

  说起来这些东西很简单,可以说是【无限进化】非常简单,就好像竞技游戏打一次团战,如果事后看慢镜头回放,只要是【无限进化】对游戏有一定理解的【无限进化】人,都会知道这个技能应该给对面的【无限进化】谁,怎样走位才能更好的【无限进化】释放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全部价值一样。

  可事后分析,每个人都能做到并不代表当事的【无限进化】那几秒钟能做出最正确的【无限进化】决断,在团战开启的【无限进化】那几秒钟之内,就算是【无限进化】世界上最顶尖的【无限进化】战队,也没有一个能做到尽善尽美。

  这就是【无限进化】临场应变之机智。

  李青原先欠缺现在却弥补过来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。

  脑电闪雷鸣一般想到了这许多的【无限进化】东西,李青按捺住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心情,又往牌桌那边走了几步,然后仔仔细细的【无限进化】看向了那里的【无限进化】牌局分布。

  牌局是【无限进化】那种带点数和虫族身体印刷物的【无限进化】硬质卡牌,一种物种降服另一种物种,而除了纯粹的【无限进化】动物,还有一些兵器牌,可以起到特殊效果,有点像十三点,也有点像三国杀,是【无限进化】一种运气和赌技掺半的【无限进化】游戏。

  牌路很简单,李青几乎是【无限进化】在观看的【无限进化】二三十秒之间就弄明白了怎么回事,然后这时候先前离去的【无限进化】大波女郎也送来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筹码。

  “喏,你那东西有些破损了,三千块不少了吧?”大波女郎似乎对李青有些兴趣,说完这句话竟然没有离开,就这么站在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旁边,不知是【无限进化】有意还是【无限进化】因为太大躲不开,胸前的【无限进化】两个硕大之物顶在了他的【无限进化】手臂之上。

  而此时,一轮新的【无限进化】牌局也正好开始。

  “能不能再加一个人?”看到牌局开始,李青说话道。

  “哈哈,小你有多少钱?”长条牌桌主位的【无限进化】一个浑身纹身的【无限进化】胡茬壮汉笑道。

  “喏,就三千,输完拉倒,玩玩嘛。”李青笑了笑,上前凑了一步挤过了围观的【无限进化】人群,桌上赌博的【无限进化】就七个人,毕竟赌博这种事儿围观的【无限进化】永远要比入局的【无限进化】多,所以桌上还是【无限进化】有空位置的【无限进化】。

  “三千也想玩?”胡渣大汉笑了笑,随后看向了李青身后的【无限进化】金发女郎,“莉莉丝,你怎么说?”

  “我随意,你们赌博的【无限进化】事情不用问我。”似乎是【无限进化】李青的【无限进化】离开导致胸前两物再次沉坠了起来,被叫做莉莉丝的【无限进化】女郎又回复了双手抱在胸前的【无限进化】姿势。

  “哈哈,那玩玩就玩玩,虫族扑克人多了也有意思点。不过小,我可说好了,一局五百点,每出一个杀就翻倍,到时候如果输光没钱给,可别怪我下手歹毒了啊!”混乱的【无限进化】地方也有着自己的【无限进化】规矩,并不是【无限进化】每个人都不讲理,胡渣大汉话虽难听,但是【无限进化】却不是【无限进化】个无赖。

  所以李青也是【无限进化】微笑点头,“来洗牌吧!”

  <></>

看过《无限进化》的【无限进化】书友还喜欢